「這個星期學校有辦義賣會,有空的時候可以過去看看喔!」

 

老師在所謂的早自習時間傳達了這個訊息給學生們。

 

四年級的他們與三年級沒什麼不同,乖的還是乖、皮的還是皮……

 

這個星期的慕皊總有些沒精神,前兩天還在期中考,雖然她不是個會每天唸書的孩子,但考試前總堅持要把每科念完,體力回復的能力有點差,考完試覺得懶洋洋的。

 

「義賣會……?」慕皊沒什麼興趣。

 

不過這幾天顏楓倒是去了義賣會幾次。

 

幾張長桌,擺著各式各樣的物品,顏楓笑了笑帶走了一樣小東西。

 

«    

 

「給妳。」中堂下課時間,慕皊站在教室外的長廊,看著長得挺拔的大王椰子樹,顏楓出現在她身旁,遞給了她……

 

「什麼?」慕皊伸手接過小紙袋,顏楓便跑回教室。

 

「欸……?」

 

慕皊看著他跑離的背影,然後低頭輕輕打開小紙袋,裡頭是一枚簡單的戒指。

 

她笑著,臉上還泛起紅暈,拿起了這枚戒指套在自己的右手無名指。

 

左看右看,內心覺得有點害羞,這可是自己喜歡的男生送給自己的『戒指』。

 

從那之後,慕皊視它為寶貝,天天都戴在指上。

 

«    

 

「皊皊。」慕皊躺在沙發上,她的母親喚著自己的名字。

 

「嗯?」很明顯地,她的母親看著她的手。

 

「這哪來的?」她是在指那枚戒指。

 

「這個啊?是我們班一個男生送我的,他在學校義賣會買的!」

 

「怎麼可以拿別人的東西?那是花了錢買的吧?不要隨便拿別人的東西,明天把它拿去還給人家。」母親皺起了眉頭。

 

「咦?為什麼?義賣會的東西不貴啊,而且是他送給我的。」慕皊不解,她想的與其母所想的不同。

 

「拿別人的東西不好,趕緊還給他。」她離開了客廳。

 

慕皊噘著嘴,不知道為什麼。

 

「喔……」一臉失望,像是被母親指著做錯了事,她撫著她寶貝著的戒指,想著明天只好還給顏楓了。

 

«    

 

每天下午都有一堂下課時間特別久,那是打掃時間。

 

全班的椅子都搬到了桌子上,慕皊走到顏楓的位子旁,把那枚戒指放在他的桌上。

 

上課鐘響,已經坐在座位上的慕皊觀察著顏楓的反應。

 

他先是發現桌上的戒指,坐下之後將它拿起來在手上把玩,便趴在桌上。

 

慕皊看著他的背影,顏楓也沒有回頭,但他當然知道那是慕皊『還』給他的。

 

«    

 

「妳知道李顏楓昨天很不高興地把他送妳的東西丟了嗎?」慕皊才剛到教室,自己的好朋友就黏了過來。

 

「妳怎麼知道?」慕皊也露出不開心的表情。

 

「妳幹嘛把戒指還給他呀?妳不是很喜歡嗎?」她鑽到慕皊前面的位子坐了下來,一臉覺得可惜。

 

「我媽媽說不能拿啊……要我還給他……」把肩上的書包放下來後,慕皊也坐了下來,「可是妳怎麼說他把東西丟了?」

 

那可是自己寶貝過幾天的東西,竟然被自己喜歡的人給丟了?

 

「昨天放學的時候我看他動作比較慢,我是路隊長啊,要催大家排好隊才能放學嘛,我就看到他很大力地打開垃圾桶蓋把一個小東西丟進去,又很不爽地蓋回去,才去拿書包準備排路隊。」

 

慕皊看了一下顏楓的座位,他還沒有來。

 

「我想說他幹嘛發火,就去看了一下垃圾桶,發現是這幾天妳戴在手上的戒指。可是那時候我趕著要整隊放學,也沒去把它拿起來……」

 

聞言,慕皊起身向垃圾桶走去,是空的。

 

「我的戒指……」一絲難過寫在臉上,「他生氣了嗎?」又悶悶不樂地走回座位。

 

「笨哪?妳媽要妳還妳就還呀?誰會送自己不喜歡的女生『戒指』呀?我想收還收不到呢!」

 

慕皊噘著嘴,心裡還是順從母親的話,也沒有覺得自己把戒指還給顏楓有什麼不對,但很明顯地自己惹得顏楓不高興了,這怎麼辦?

 

«    

 

「妳不喜歡嗎?」顏楓拍了一下慕皊的馬尾,趴在圍牆上的慕皊回過頭,「我說,妳不喜歡嗎?」

 

她睜大眼睛看著顏楓,讀不出那是種什麼情緒的表情。

 

同一個問題卻問了自己兩次,是在說戒指吧……

 

「喜歡啊。」她別過臉,總覺得虧欠了些什麼。

 

她沒發現顏楓的嘴角微微上揚,只感覺他走到自己旁邊後也趴著圍牆。

 

「喜歡……幹嘛還給我啊?」

 

想想他是在說自己喜歡那枚戒指,為什麼還要還給他,她轉過頭看著顏楓的側臉。

 

「那你幹嘛把它丟掉!」

 

顏楓笑了出來:「妳把我送妳的東西還給我,東西就是我的啦~我要丟掉就丟掉。」

 

也許對他而言,那像是種失敗的表白,但他帶著酒窩的笑容還是很陽光。

 

「無所謂,反正妳都說了……」

 

他收回了一點燦笑、轉過頭,話說到一半。

 

「我說了什麼?」慕皊微歪了一下頭,馬尾還在腦後甩呀甩的。

 

「妳說妳喜歡我啊!哈哈哈哈。」

 

慕皊感到臉頰一陣滾燙,雖然自己老是跟好朋友分享對顏楓的好感,但從沒當面講過,或者,被這樣講過。

 

「什麼啊!我是說喜歡、喜歡戒指!」

 

很明顯地就是顏楓這小子在逗她,覺得看著慕皊這樣的反應很有趣,自己也是喜歡遮不住羞澀的她吧。

 

他突然想再戲弄她一下,轉身就用兩手把慕皊困在牆壁邊,她嚇了一跳,不過顏楓很快地就把手收了回來。

 

「好吧,原諒妳。」上課鐘響,顏楓走進了教室,慕皊還呆站在走廊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na 的頭像
Ena

愛到極致是放手。

E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