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第幾次,慕皊已經在心中反覆背誦過的電話號碼,卻總找不到用什麼理由來打電話給李顏楓。

 

拿起家裡的無線電話跑進房間,慕皊剛洗完澡,頭上還批著一條毛巾,髮尾溼漉漉的還滴著水。

 

按著電話上的按鍵,她的心跳得極快,還沒撥完八個數字又把電話給掛了。

 

「呼……」

 

她深吸一口氣,終於按下了完整的電話號碼,通往顏楓家的市內電話……

 

「喂?」女聲,應該是顏楓的母親。

 

「喂?請問李顏楓在家嗎?」這句話已經在腦海裡練習了無數次。

 

「顏楓啊?妳等一下喔。」經過短暫地等待,這是她第一次打電話給顏楓。

 

「喂?」顏楓接起電話,聲音還是那般沙啞。

 

「李顏楓,是我啦……」慕皊覺得自己的心臟已經快要從嘴裡跳出來了,除了緊張還是緊張,應該說是害羞吧。

 

「啊…妳怎麼會打來我家?」顏楓也沒想到會接到慕皊的電話。

 

說這說那,今天的回家作業是什麼,明天考試要考什麼,哪位同學家的電話號碼多少,都不重要,而是除了在學校的相處以外,她還找到了另一種溝通方式,雖然總要在心裡模擬很多次,但能從電話裡說到話,慕皊就覺得無比開心。

 

«    

 

「我本來想要打給妳的。」小學四年級快入尾聲的那陣子,慕皊被弟弟傳染了水痘,請假了一個星期沒去上學。

 

「我以為你會打來……」慕皊嘴裡嘟囔著,手抓著單槓身子晃來晃去,顏楓則是下巴靠在抓著單槓的手背上。

 

他們不算太常通電話,但都是慕皊打給他的。

 

染上水痘的這個星期,慕皊連家都不能出,全身多處癢又不能抓,痛苦著呢。

 

當然她也想念顏楓,還怕班上其他喜歡他的女生把他搶走。

 

這是個小學女孩該擔心的事嗎?

 

「啊我就害羞啊!」害羞?這是一男生該說出口的話嗎?

 

「就打個電話而已,害什麼羞啊!」慕皊噗哧地笑了出來。

 

«    

 

時序漸進,四季輪轉了兩回,到了他們必須分離的時刻。

分離……到不同的班級。

 

「你幾班呀?」「我一班啦!」「我們同班耶!」「喔不,我們離好遠」……

 

終於公告了五年級的班級名單,許多人擠在一起想一探究竟,全部的名單中只有兩個數字映入慕皊的眼簾:八、九。

 

「欸!妳跟李顏楓一個九班一個八班,就在隔壁,妳不用擔心啦~」

 

慕皊盯著名單,友人突然拍了一下她的肩膀玩笑般地說道。

 

她笑了笑,沒有回應她,因為她知道八跟九這兩個數字,看起來極為相近,實際上卻隔了很遠……

 

«    

 

「我覺得他到新班級,好像跟別的女生很要好。」

 

慕皊坐在騎樓下,低頭漫不經心地敲著書包上的鈕扣。

 

旁邊坐著的是她新認識的同學馮靜葳。

 

「哦?那他本來是怎麼樣?」馮靜葳的外表長得比同齡的女生成熟一些,有著濃密的睫毛,眼睛眨呀眨的看著慕皊。

 

「本來是班上的開心果,所以女生都滿喜歡他的。」慕皊撇了一下頭。

 

「哈哈哈,是個搶手貨?」靜葳站了起來緩緩走了幾步又轉過身,「如果他真的喜歡妳的話,到哪裡都不會變心的啦!」

 

慕皊抬起頭看了看她,「可是我常看到他跟他們班女生玩得很開心,吃醋嘛!我愛吃醋……」

 

顏楓的班級就在樓下,下課時間慕皊只要下個樓梯、或是從圍牆邊往下看,很容易能瞥見他的身影。

 

慕皊與顏楓互相喜歡的事情同學都知道,也常拿他們開玩笑,靜葳也會偶爾逗他們,不過她對李顏楓絲毫沒有興趣,頂多打過幾次招呼而已,因為她跟慕皊總是走在一起。

 

«    

 

「欸,王宥翔!你有沒有喜歡的人啊?」

 

分班之後,慕皊與這個曾經是好友口中條件也不錯的男同學慢慢熟識,兩人變成了『好哥兒們』。

 

「說什麼啊?」原本想在下課時間打個盹,才剛剛趴在桌上準備休息一下,就被慕皊叫了起來,宥翔一臉的不耐煩。

 

「因為顏楓都不來找我,我心寂寞。」坐在宥翔旁邊的位子,一手托著頰,慕皊完全不在意宥翔皺著眉在抗議她打擾他休息。

 

「妳想見他的話,去樓下找他不就好了?」慕皊拋出的話讓他根本無心回答,女孩子心思何必如此複雜,想他就主動,這算哪門子煩惱?

 

「你還沒說你有沒有喜歡的人啦!如果有的話你會不會去找她啊?都快放寒假了,這學期常常我都是去找他,他都不來~」慕皊嘰哩呱啦說個不停,宥翔伸出手放在她的左肩上。

 

「小姐,第一,我沒有喜歡的人,如果有的話可能會吧!第二,一樣那句,妳想找他就自己去找他。」隨後就把手收了回來,趴回桌上雙眼一閉。

 

「什麼叫可能啦!你起來啦~咦?」還想要把宥翔再吵起來的慕皊看向教室外,顏楓正站在窗戶邊看著她,見著了他的慕皊馬上掩不住開心地從座位站起來,輕快地走過去。

 

「你怎麼才來呀~」抓著顏楓外套的袖口,她注意到顏楓手上拿著一小張紙。

 

「給妳這個。」顏楓將它遞了過來,那是之前慕皊給他寫的六孔紙,已經被顏楓填滿的『資料表』。

 

她沒注意到顏楓看著教室裡某一個人,神情若有所思的樣子。

 

「這個,你沒有寫啦!」慕皊指著上面『我喜歡的人』那欄,抬頭看向顏楓。

 

那可是她想買下那本六孔簿最大的吸引力。

 

聞言,他轉過頭笑了出來。

 

「那個不用寫妳就知道了啊!」隨後退了幾步到了樓梯邊,臉上的酒窩似乎也在幫他說,那不用寫就知道是妳了。

可是慕皊不會輕易放過他。

 

「我不知道,你沒有寫我不知道。」慕皊的表情滿溢著開心及害羞,又要裝作疑惑樣,眼看顏楓不打算回應他就要下樓梯,慕皊跑了過去,兩個人就在樓梯間扭打。

 

「唉喲!妳自己寫啦!」矮了一截的顏楓被慕皊的手臂扣住肩膀。

 

「你沒說是誰我怎麼寫?」慕皊翻了翻手上的紙。

 

不過是小小的一欄,也被抓著不放,這下顏楓終於放棄了跟她扭打。

 

「妳啦,就妳啊!這還用我說嗎?」他想著一定是因為之前自己總喜歡欺負她,現在可好了,慕皊也學起來了,逗得他也不小心雙頰微暈,這才讓慕皊鬆了手,滿意地露出『你早說不就好了』的表情。

 

「笨蛋嗎?」顏楓突然伸出手搓了搓慕皊的頭,也把她的頭髮給弄亂了。

 

「什麼啦……」慕皊往後退了一步,一邊撫著自己的髮絲一邊嘟著嘴。

 

顏楓看著她微微一笑。

 

「妳呢?」突如其來的兩個字。

 

「嗯?」慕皊嘴角揚起又抬起頭,正想說些什麼,顏楓又一次開口。

 

「我?還是王宥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na 的頭像
Ena

愛到極致是放手。

E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