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來找老師也把李顏楓帶來,妳是多痴迷啊?」考完試的當天下午,慕皊與六年級同學相約在校門口,馮靜葳一看見她身邊帶著心上人,便把她拉到一旁小聲問話。

 

「非常痴迷,可以嗎?我的親愛~」慕皊滿臉笑容,也小聲地回應她,還給她一個空中飛吻。

 

「妳這女人真是誇張。」靜葳隨即抓著她的手把她拉回顏楓面前,慕皊有些吃驚,「哪,還你,你的楊慕皊。」

 

她一手抓著慕皊的手,一手又抓起顏楓的手腕,把慕皊的手交到他的手裡。

 

「馮靜葳妳幹嘛啊……」慕皊以悄悄話的音量對著靜葳擠眉弄眼,但還不忘回握顏楓的手。

 

「非常痴迷啊……哈哈。」靜葳故意在他們倆面前小聲地說。

 

顏楓看了她一眼,又看向靠著他的慕皊。

 

「……」

 

此時,王宥翔也到了。

 

他瞥過慕皊及顏楓,沒有停下腳步便說道,「走吧,進去吧!免得遇不到老師。」

 

«    

 

那不是我希望的,我被很多的規矩束縛著,不安全感讓我變得沒有把握你會一直在我身邊,我會吃醋我會生氣,可是我還是好喜歡你,你能原諒我嗎──

 

「皊皊,妳過來。」在那之後過了幾天,慕皊放學回到家後書包都還沒放下,便被她的母親喚了過去,她發現母親的臉色不是很好。

 

「妳的小學老師今天打電話給我,說妳交了男朋友,還看到你們牽手,要我要多注意妳一點,有這回事嗎?」

 

慕皊聽了心裡一驚,一時語塞不知該如何回應像是在責罵她的母親。

 

「我……」她瞥了一眼母親的表情,那是代表著生氣、指責,很快地她又把頭低下盯著地板不發一語。

 

「我說過不可以交男朋友!年紀還小交什麼男朋友?要交,上了大學以後再交,現在交男朋友會影響妳的課業,而且妳這年紀哪懂什麼是談感情!」慕皊的餘光看見母親雙臂交叉環在胸前到沙發坐了下來,她仍呆站在原地,不敢吭聲。

 

「我希望你們老師說的不是真的,妳從小就很懂事,怎麼會讓我從老師那邊聽到這樣的事情?以後不可以這樣子。好了,去洗手,準備吃飯。」母親的語調轉為平靜,慕皊也移動了身軀進了房間、關上房門。

 

她心裡震驚、生氣,因為她覺得自己信任的老師不會把事情告訴母親,她不懂為什麼年紀小不能談感情,喜歡一個人的感覺是真實存在的,而且她喜歡顏楓已經四年了,為什麼上了大學才能交男朋友。

 

從那之後,慕皊刻意地與顏楓保持距離,不希望再有誰去議論他們、打小報告。

 

但她心裡並不好過,因為她也發現顏楓並不像從前那樣在意她。

 

小學時期的純真已經一點一滴在流逝,原本會嘻笑打鬧的他們,現在彼此間的相處多了一分冷靜,更貼切地說,是一種淡淡的冷漠。

 

慕皊不斷地在心裡掙扎,同時覺得顏楓並沒有給她支持的力量,但她也想著,那是因為自己無理由地疏離他,但明明心裡是很在意顏楓的。

 

«    

 

「妳什麼意思?妳要跟我分手嗎?」原本走著的顏楓停下腳步,回過頭直直盯著慕皊,語氣帶著一絲不悅。

 

「我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你變了,你現在不常對我笑了,我也不喜歡你跟別的女生那麼親近……」慕皊也看著他,不安的訊息從她的眼神中流露出來。

 

她並不是真的想跟顏楓分開,而是那陣子的不安全感讓她一再地懷疑起顏楓對她的情感,但顯然這並不是顏楓想要聽的,顏楓撇過頭發出充滿怒氣的嘆聲。

 

「這妳已經說過很多次了,我不是說我跟她們只是朋友嗎?」

 

慕皊伸手抓住顏楓的衣袖,而顏楓直接把她的手給甩開。

 

「妳以為妳每次跟我說分手我都不會難過嗎?」

 

是啊,這已經不是慕皊第一次不安全感作祟,有時候兩個人相處地不愉快,慕皊傷心之餘便會萌生想要分開的想法,但實際上,她只是想要聽顏楓說,他不要分開。

 

仍然這樣的思維對於感情的維持毫無意義,她也沒有注意到自己已經傷害了顏楓。

 

「我之前都當妳沒說,但我今天聽進去了。」顏楓的眼神顯得生氣又無奈,他頭也沒回地下了樓。

 

而慕皊聽到他說的那句『妳以為妳每次跟我說分手我都不會難過嗎?』之後,才發現原來顏楓是很在意她的,但這次她似乎就要失去他了……

 

«    

 

那是發生在小學六年級的時候,顏楓活潑開朗的個性得到不少同班女同學的青睞。

 

不會刻意與女同學保持距離的顏楓,常常讓慕皊覺得很難受。

 

一天,慕皊生氣地寫下一封分手信:

 

『李顏楓,我現在不喜歡你了,我現在喜歡的是XXX,我要跟你分手。』

 

便請了一個顏楓班上的同學轉交給他,以為這樣可以激著他多在意一點自己的情緒,希望他可以與女同學保持距離。

 

沒想到顏楓以同一張信紙回信,只是把幾個字給改了:

 

『楊慕皊,我現在不喜歡你了,我現在喜歡的是OOO,我要跟你分手。』

 

而且還在信紙上空白處畫了一個破成兩半的圖案,旁邊寫著『李顏楓、楊慕皊,沒了!』。

 

這一點也不是慕皊的目的,但她只會以這種方式來表達自己對顏楓的在意,非但沒有讓顏楓更考慮到她的心情,還讓他們的關係變得有些尷尬。

 

但慕皊沒有想過,自己心裡要求顏楓能多在意他一點,而實際上自己卻也忽略了他的感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na 的頭像
Ena

愛到極致是放手。

E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