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結束了……」提了分手之後,忘了已經是第幾天,慕皊在補習班的休息時間跟宥翔提到與顏楓的事情。

 

眼睛腫了,已經哭了幾個晚上,一提起她在意的他,眼眶又開始泛紅。

 

宥翔拿了教室旁的一盒面紙放在她面前。

 

「哭吧,哭一哭就好了,也沒什麼大不了。」聽到宥翔一副事不關己,慕皊的淚珠便滴滴答答地流了下來。

 

「我好想他……」

 

宥翔看著趴在桌上的慕皊,眼神有些無奈,他伸出手想要摸她的頭,手卻顫了一下又停住,握起之後收了回來。

 

「今天要不要去喝酒?」他這樣問了慕皊。

 

「你說什麼?」慕皊抬起頭,哭得臉頰都泛紅了起來。

 

她想了想,啤酒那麼苦,好適合她現在的心情……

 

「好。」

 

自己的哥兒們想出了一個辦法讓她澆愁,兩個人偷偷離開了補習班,去到一家會把酒賣給未成年孩子的雜貨店。

 

「喝這個吧,這比較甜。」宥翔遞了一瓶冰火酒給慕皊,又把她手上的啤酒拿走,「這比啤酒好喝多了。」

 

慕皊苦笑了一下,「馮靜葳只帶我喝過啤酒。唉,可惜我沒辦法跟你說『不醉不歸』,我要是醉了又沒歸,我媽一定把我趕出家門。」

 

夜晚,兩個人就這樣偷偷地潛入小學的操場,肩幾乎併著肩地坐在中央的空地上。

 

檸檬滋味的冰火酒讓慕皊一口接著一口,她的臉頰很快就染上一片紅暈。

 

「我從小學三年級就喜歡他了。」她搖了搖手上的酒瓶,失神地看著遠處。

 

「我知道啊,這應該大家都知道吧。」宥翔拾起旁邊的小石頭丟了出去。

 

「你記得我們五年級的時候,顏楓他誤會我喜歡你嗎?」慕皊又喝了一口,她沒發現宥翔抓了一下衣角。

 

「我記得,不過我跟他說了啊,哥兒們就是哥兒們,我也沒把妳當女的。」宥翔與顏楓不算太要好的朋友,但他們之間不會因為這些男女情事搞得互相不開心,宥翔也不想讓他誤會。

 

慕皊聞言,伸手打了一下宥翔的肩膀。

 

「什麼是沒把我當女的啊!說清楚啊!……不過也是啦,我們是哥兒們啊!不然當姊妹也不錯。」她笑了起來,又隨意搓揉了宥翔的頭髮。

 

「喂!頭髮亂了啦。」宥翔撥開她的手。

 

「以前顏楓都會這樣摸我的頭,叫我笨蛋……」她把手放在自己頭上,又失了神,隨後又喝了一大口酒,「這好像不會醉吼?可是我覺得頭有點暈……」

 

轉眼間,她手上的酒已經快要見底了。

 

「喝太快會吐,妳等等可不要吐在我身上,還有,妳喝醉的話怎麼回家?蠢。」

 

慕皊眼睛閉了起來,覺得頭暈目眩,往旁邊抓住了宥翔的手臂。

 

「我需要走一走,你扶我。」宥翔嘆了一口氣站起,隨後把慕皊從地上拉了起來,酒瓶從她的手中滑脫了下來,掉到地上。

 

「妳小心一點!」慕皊站得不太穩,步伐還有點蹣跚,她抓著宥翔的手又不自覺加深了一點力道。

 

宥翔帶著她在操場走了一會兒,慕皊突然笑了起來。

 

「其實這種暈暈的感覺也不錯,感覺腦子裡都是酒精。」她鬆開了抓著宥翔的手,開始步伐輕快地走向旁邊,她一下子旋轉,一下子像在跳舞,身體卻又會不小心偏一下。

 

宥翔看著這樣的她,瞇起了眼睛,嘴角的笑意帶著模糊的意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na 的頭像
Ena

愛到極致是放手。

E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