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由於很想將筆下的人物寫得很相近於原本的角色,所以不小心借用了人物及故事架構……可能有點劇透。若是怕被劇透的讀者,請慎入

 

 

夜空裡閃耀不已的星斗,似被點綴的黑色布幕溫柔地覆蓋了整座修坦城。

審閱著最後的公務,闔上最後一本公文,傑諾自辦公椅上站起,

深藍色披風隨之搖擺,直至他走到陽台,仰望向那片美麗星空……

 

腦海裡不自覺地浮現那女孩的一顰一笑,每個表情變化,每次呼喚他名字時的雀躍神情……

傑諾冷俊的嘴角若有似無地爬上柔和的笑意。

 

「艾,你知道二月有個特別的日子嗎?」

 

總隨侍在傑諾旁的艾伯特一臉正經又猶豫地回應。

 

「傑諾大人,您是指……?」

 

傑諾悠悠地瞇起眼睛,心思早已飛去。

 

 

「傑諾大人,您知道二月有個特別的日子嗎?」

他憶起前些日子與艾娜走在修坦市區時,一張稚氣的臉龐期待似地仰望向他。

 

「嗯?什麼特別日子?」

 

在遇到艾娜之前,傑諾幾乎不懂人的情感。

不懂為何他笑,艾娜就會跟著開心,

不懂為何他不表達出自己的想法時,艾娜就會露出失落的樣子。

 

「那是,一個專屬於情人的日子……」

 

艾娜站到他的面前,閃耀的綠色瞳眸溢著喜悅,及羞澀。

淡淡的緋紅染上了她的雙頰。

映入眼簾的可愛模樣,令傑諾的嘴角也勾起一抹笑。

 

「哦?那人們通常在這個日子做些什麼事?」

 

傑諾原先牽著艾娜的手,握得更緊了。

他好奇地瞇起眼睛打量著眼前令他心動的女孩。

 

「嗯……通常女孩子會送男孩子……巧克力!」

 

陽光似的笑顏無意間照進傑諾的心,

他從未想過自己居然能擁有這樣的情感。

 

「是嗎?那送巧克力代表什麼?」

 

眼前的艾娜咬了咬下唇卻掩不了嬌羞笑意。

細柔的聲音越來越小……

 

「代表那女孩……喜歡男孩。」

 

 

「……傑諾大人?傑諾大人?」

 

難得看到傑諾出了神,艾伯特在他身後喚了幾聲。

傑諾緩緩回過頭,朝著艾伯特輕聲說道。

 

「是屬於我跟艾娜的日子。」

 

「……!」

 

艾伯特的眉梢微微挑起,他鮮少在傑諾大人的臉上看見溫柔的神情,

但此刻的傑諾大人卻不自覺地露出笑意。

 

戴著眼罩的傑諾總是看起來很嚴肅,做起事情十分俐落,從不拖泥帶水。

身為一國的君王,修坦國的安定與百姓的和樂,一直都是傑諾大人最重視的事情。

 

然而,自從與艾娜相識、相知,逐漸改變了他……

 

傑諾與艾伯特擦肩而過。

 

「艾,我明天要去一趟市區。」

 

「……是的,傑諾大人。」

 

艾伯特微微鞠躬,耳邊傳來房門闔上的聲響。

 

「果然是因為威斯塔里亞的公主嗎……」

 

 

沐浴更衣過後的傑諾回到了房間,

當他想坐上柔軟床墊時,愣了一愣,

轉身朝向房間中的另一扇門扉走去……

 

喀搭一聲打開房門,那裡當然空無一人。

那是屬於王妃的房間,

也僅屬於艾娜。

 

那張床上有過他們多次溫存的記憶……

 

傑諾將自己拋了上去,身體陷進床褥,右手撫上了遮住右眼的眼罩,輕輕摘了下來……

 

「艾娜……」

 

他喃喃地喚著艾娜的名字。

距離上一次見到她已經隔了將近一個月的時間,他們都忙於公務而無法抽身。

 

傑諾翻了個身,將臉埋進散發清香的枕頭裡,

艾娜曾睡在這張床上……

 

他想念她。

 

那晚,艾娜與傑諾同床在此,兩人面對著面,側臥在同一條棉被裡。

 

「傑諾大人,為什麼您要戴著眼罩呢?」

 

艾娜的綠色眼眸倒映著微微燭光,她細緻的手撫向傑諾的右臉。

 

「妳很好奇嗎?」

 

傑諾不禁勾起嘴角,這女孩總是能直接說出自己的想法及疑惑。

 

「嗯,因為我……我希望您能用雙眼看著我,所以……」

 

感到溫柔的手指拂過自己的嘴唇,傑諾大人的舉動讓艾娜停下來想說的話。

 

他將艾娜擁入懷裡,而艾娜的側臉就這樣貼在傑諾的胸膛,

雖然隔著衣服,卻能感覺到……

 

「妳聽見了嗎?」

 

「嗯……?」

 

傑諾靜默了數秒,再伸出手將眼罩摘下,再度望向艾娜的眼底。

 

「啊……」

 

一雙銀灰色的瞳眸,淺淺地映照出自己的臉龐,

艾娜頓時看得入迷,怎麼拿下眼罩的傑諾更為俊俏了……

 

「聽見我對妳的感覺了嗎?」

 

傑諾的聲音將她拉回現實,她為自己被迷惑的感覺感到有些難為情……

 

「嗯……」

(傑諾大人抱著我時,雖然表面上很平靜。)

(但他的心跳聲怦怦作響……)

 

甜蜜的幸福感湧入了艾娜的胸口,當她再度仰望向傑諾,

他柔軟迷人的唇,吻住了她的櫻桃小嘴……

 

這個吻似乎很漫長,很令人醉心,

傑諾翻了個身,將艾娜困在自己的身下,

忘情地一次次吻著艾娜嬌嫩的唇瓣……

 

勞累於公務的傑諾,在深情思念艾娜的同時,睡意逐漸湧上,進入了夢鄉……

 

 

威斯塔里亞的早晨,宮殿外頭的花草樹木被吹得悉簌作響,

冬陽溫暖地照著艾娜房間的薄紗窗簾。

 

立於淺粉色立鏡前,艾娜身著水藍色的格紋連身裙,

她望著鏡中的自己,思索了一下子,

伸手輕輕拉開一點蕾絲領口。

 

(……傑諾大人。)

 

原本還殘留在那裡的吻痕,近日來已經消失得徹底。

更提醒了她自己與傑諾已經許久未碰面。

 

「艾娜……妳是我的,永遠不會改變……」

傑諾大人的聲音彷彿就在耳邊,實際上是一聲聲地迴盪在她的心裡。

 

她緊緊抓住領口,似捧著自己的心,莫名的揪痛感如針刺一般地襲擊她的心頭……

 

叩!叩!

 

「艾娜大小姐,我進去囉?」

 

尤利的聲音很精神地在門外響起,艾娜將衣服整理好,拿下掛在一旁的白色珍珠披肩,輕柔地批上。

 

「尤利,早安。」

 

艾娜向進門後的尤利微微一笑。

尤利端著瓷壺及茶具,置於一旁的木頭色桌子。

 

「艾娜大小姐,您最近的氣色有點差……還好嗎?」

 

艾娜望著總是為她沏茶的尤利,淡淡地勾起嘴角,那雙漂亮的綠色眼眸帶著憂鬱。

 

「尤利……你有沒有喜歡過一個人呢?」

 

艾娜今天似乎不想將心情隱藏起來,這個早晨的到來沒有讓她提起任何精神。

 

聞言,尤利稍微睜大了雙眼,將手中的茶杯遞給艾娜,

溫熱的洋甘菊花茶稍稍暖了艾娜的胃,她深吸了一口氣,

感到心神稍微安定了下來。

 

「……抱歉,尤利,一早就讓你擔心了。」

 

尤利只是靜靜地看著她,橘紅色的長髮微微散落在她的肩膀及胸前。

 

「要是艾娜大小姐過於勞累,處理公務對您來說更是一種壓力。要不要我幫您向吉爾大人提議,給您休息幾天呢?」

 

自從艾娜進宮之後成為公主,尤利無一日不在她的身邊,

她的狀況,他怎會不了解。

 

「最近我上里奧的課程也會分心……我是不是太逞強了?」

 

艾娜坐在床沿,捧著茶杯低下頭,

杯中映照出自己的臉色,的確有些疲憊。

 

但她更明白,疲憊的是她的心……

思念著遠在修坦的傑諾的心。

 

 

穿著黑色風衣的傑諾穿梭在修坦的市集,攤販個個都充滿生氣,百姓們的臉上洋溢著喜悅。

此趟出城是有目的的,他走在街道上專注著找尋些什麼。

 

「啊!」

 

突然一個撞擊感衝向傑諾的腿,他回頭俯視,綁著兩顆丸子頭的小女孩跪倒在地上。

 

「嗚嗚嗚嗚……媽媽……」

斗大的淚珠馬上就溢出了她的眼眶,傑諾看見了,馬上蹲了下來。

 

「妳還好嗎?摔疼哪裡了?」

 

尚未得到小女孩的回覆,傑諾聽到一雙腳步聲匆忙而來。

 

「對不起!是孩子撞到您了吧?」

 

一位年輕女子急忙地低頭向傑諾道歉,她身旁的年輕男士則俯身輕輕將小女孩抱起。

 

「爸爸跟妳說過不可以亂跑的,撞到人了吧!還不好好地道歉?」

 

小女孩的手環著父親的頸子,哭得更大聲了。

 

「沒事的,孩子可能是嚇著了。她有沒有哪裡受傷?」

傑諾試著讓小女孩的父親冷靜一些。

 

「先生,真是不好意思……吶,人家問妳有沒有受傷,哪兒疼了呢?」

 

年輕男士輕拍著懷中小女孩的背,而她只是將臉埋進父親的肩膀,仍在啜泣著。

年輕女子對著女孩東瞧西看有沒有哪裡受傷,滿臉的擔心散發著母親對孩子的愛。

 

「沒關係的,孩子貪玩,難免的……請稍等我一會兒。」

 

小女孩的哭聲仍然不斷,傑諾朝一旁的攤販走去,

男士望著傑諾的身影露出不解的神情,而女子仍然哄著孩子。

 

當傑諾走回來,他繞到男士的身後,

小女孩哭紅鼻子地將下巴緊貼著父親厚實的肩膀。

 

「孩子,這個給妳。」

 

傑諾將掌心攤開,兩顆小巧可愛的糖果躺在上頭。

小女孩看著看著,眼淚居然停了下來。

 

「先生,這怎麼行呢?是我們的孩子撞到了您……」

 

傑諾朝著女子笑了笑,看著小女孩似乎對糖果很有興趣,

眼睛一眨一眨的。

 

「以後呢,要好好聽爸爸媽媽的話,要是妳受傷了,他們會很心疼的。」

 

小女孩將目光移向傑諾的眼睛。

 

「如果妳答應,這糖果就是妳的,好不好?」

 

小女孩看看傑諾又看看他掌心上的糖果,微微點了點頭。

 

「我不會再亂跑的……我會聽話。」

 

小女孩伸手抹了抹臉上的眼淚,傑諾輕輕將她的小手攤開,將糖果放了上去。

 

「乖孩子。」

傑諾柔和一笑,小女孩的小手抓住他的手指。

 

「謝謝您……對不起,以後我會小心的。」

說話還帶著一點鼻音,小女孩朝傑諾綻開笑顏。

 

傑諾向這對年輕夫妻點了點頭,夫妻二人對他表示感謝,

男士仍抱著孩子,牽起女子的手,緩步離去。

 

傑諾看著他們的背影,似乎感受到某種意境……

 

幸福。

 

 

修坦王宮的走廊上傳來沉穩的腳步聲,艾伯特剛結束了訓練騎士團的行程。

 

「……?」

 

當他經過廚房時,幾位女僕正站在門口不停地往裡頭瞧,似乎議論著什麼。

 

艾伯特緩步朝她們走去,這些人何等大膽,居然在偷懶?

 

「咳!」

 

艾伯特故意一聲輕咳,女僕們馬上回過頭來,自動地排成一列朝著艾伯特微微低頭。

 

「艾伯特大人。」

 

只見女僕們顯得有些慌張,卻彼此眉來眼去地交換些什麼訊息。

 

「妳們擠在廚房門口做什麼?」

 

「艾伯特大人,這是我們第一次看到傑諾大人在廚房裡如此認真地製作甜點……」

 

聞言,艾伯特走向廚房,女僕們朝兩旁移動,讓出一條路。

身後又傳來女僕的聲音。

 

「傑諾大人剛才還問我們,如何才能把巧克力做得漂亮呢……」

 

「……妳們先退下吧。」

 

「是。」

 

艾伯特伸手推了推眼鏡,透過厚厚的鏡片映入眼中的,

是傑諾大人將融化的巧克力液分別倒入迷你模具的樣子。

 

「……傑諾大人?」

 

傑諾抬起頭,看見艾伯特邊朝他走近,邊盯著他瞧,

他順手拿起一隻華麗盤子,上頭擺著幾塊巧克力。

 

「艾,你試試。」

 

「!」

 

艾伯特稍微睜大了眼睛,傑諾可是他尊崇的王,怎麼可以讓王做甜點給自己吃。

 

然而,傑諾絲毫沒有注意到他的猶豫。

 

「雖然公主說情人節應是女孩送巧克力給男孩,但既然我與她兩情相悅,這又何妨?」

 

傑諾拿了一塊巧克力放到自己嘴裡,眼神中露出艾伯特鮮少見到的喜悅。

 

他愣了一愣,也拙拙地伸出手拿了一塊巧克力塞進嘴裡。

苦甜的滋味在舌尖化開,滿足了他的味蕾。

 

「很、很好吃。」

 

艾伯特垂下眼簾撇過頭,傑諾大人做任何事情……

都令他完全地臣服,與敬佩,

但此刻,他有些嫉妒。

 

 

夕陽餘輝輕柔地灑進森林裡,接近傍晚時分,吹來的風越令人感到陣陣涼意。

 

馬蹄聲噠噠噠地在寂靜的森林中迴響。

棕色駿馬上,尤利控制著韁繩,而艾娜坐於他的身後,雙手緊抓在尤利腰際。

 

「艾娜大小姐,您會冷嗎?」

 

尤利將手伸向腰際間,輕觸著艾娜冰冷的手。

 

「還好,不用擔心我的。」

 

艾娜一心只想盡快抵達修坦……

 

啟程前往修坦之前,尤利陪著艾娜在市集挑選著情人節巧克力。

 

由於公務繁雜且龐大,吉爾今天沒有讓艾娜休息,

但里奧看出了艾娜的心思,主動向吉爾提出自己欲分擔公務,令艾娜感到窩心,更鬆了一口氣。

 

沒有多餘的時間自己親手做禮物,總不能空手去見心儀的傑諾大人,

即使拖著疲憊的身軀,艾娜也要準備一份小禮物。

 

而且,她今天就想見到他……

 

突然發現自己冰冷的手被一股暖意包覆,艾娜回過神來……

 

「尤、尤利!」

 

艾娜欲掙脫尤利的手掌,但森林裡的路有些險阻,使得她不得不牢牢抓緊尤利的衣服。

 

「艾娜大小姐,您問過我有沒有喜歡過一個人,對吧?」

 

尤利低啞的嗓音隨著周圍的風聲及馬蹄聲,傳入艾娜的耳裡。

 

「……嗯。」

 

感到尤利與以往不同,卻看不見他此刻的表情,艾娜的心裡萌生一股忐忑……

許久的沉默降臨在兩人之間。

 

盡頭的光線逐漸清晰,尤利一把拉住韁繩,馬兒在森林的出口處停下。

 

「……啊!」

 

艾娜的身體一晃,急忙之下雙臂往前抱住了尤利。

 

「抱、抱歉……!」

 

她縮回手,交握於胸前,先前兩人的沉默令她有些尷尬。

 

身前的尤利轉身一躍下馬,仰著頭朝艾娜伸出右手。

 

「艾娜大小姐,請把手給我。」

 

遲疑了一會兒,思及自己已快抵達修坦,艾娜將手搭上了尤利的掌心。

還沒準備好下馬,卻感到一股力氣拉著她的手,身體順勢滑下了馬背。

 

「尤利……!」

 

回過神來,因為短暫的墜落感而讓艾娜的心跳有些急促。

尤利的手半環住她的腰,胸膛幾乎與艾娜的臉頰靠在一起。

 

沉穩起伏的胸膛近在咫尺……

淡淡的一句話,劃破了短暫而又漫長的寧靜。

 

「……傑諾大人,一定也在等著您。」

 

艾娜抬起頭的瞬間,瞥見了尤利的眼神帶著一絲苦澀,但轉瞬即逝。

取而代之的是他以往充滿溫暖與朝氣的笑容。

 

尤利放開了艾娜,為她整理好一頭橘紅長捲髮。

 

「情人節快樂,艾娜大小姐!」

 

尤利的轉變令她有些摸不著頭緒,

隱藏在兩人之間的氛圍,誰也沒有說破。

 

艾娜微微勾起唇角。

 

「謝謝你,尤利。」

 

望著艾娜離去的背影,尤利跨上了棕色駿馬,淡淡地苦笑。

 

 

「傑諾大人,威斯塔里亞的艾娜公主來了。」

 

艾伯特的聲音隨著清脆的敲門聲後,在浴場的門外響起。

充滿霧氣的浴場裡,傑諾置身於浴池中,

原本一直輕閉的雙眼微微睜開,一絲驚訝閃過。

 

艾娜?

 

「好,我知道了,請她到我的房裡等我。」

 

沒想到艾娜與自己心有靈犀。

原先打算明日動身前往威斯塔里亞,

而艾娜卻在今晚出現在這裡。

 

傑諾舉起手,水聲滴搭作響,

細長的手指從前額梳過自己還滴著水的髮絲,

他仰頭微瞇起眼,氤氳霧氣瀰漫,

再也沒有什麼能掩飾住他嘴角濃濃的笑意。

 

 

艾娜跟隨在艾伯特身後,直至傑諾的房門口前停下。

 

「公主,妳就在這裡等待傑諾大……」

 

「哈啾!」

 

艾伯特轉身俯望向艾娜,只見她摀著口鼻低著頭,

傳來輕輕的吸鼻聲。

 

「……抱歉,可能有點著涼了。」

 

艾伯特愣了一會兒,從口袋裡拿出手帕,遞給艾娜,

再脫下自己的外套批在艾娜的肩上,為她打開了房門。

 

「……請先入內吧,裡頭會比較溫暖。」

 

留下艾娜一人在房內,艾伯特闔上房門,

差遣了一位女僕準備熱茶水送去。

 

「……真是一位麻煩的公主。」

 

 

女僕送來的熱茶有效地為她驅除了一些寒意,

但腦子卻逐漸感到昏沉……

將茶杯置於床頭旁的木桌上,艾娜脫下艾伯特的外套放在一旁的沙發椅。

 

(奇怪……這不太像艾伯特的作風……)

 

輕輕坐在床沿,靜待著傑諾的到來,

許久未見的他,是否跟她一樣有著無盡的想念?

深深烙印在她腦海裡的,是傑諾俊俏的臉龐,

溫柔的聲音喊著她的名字,誘人的雙唇總是勾著若有似無的弧度……

 

朝思暮想,只為了想見上一面,只為了想一起度過情人節……

 

 

「……唔。」

 

感到腦裡十分混沌,半睜開的雙眼迷濛著,

身體蜷曲在柔軟的觸感中,

只感覺到很溫暖、很溫暖……

 

「醒了嗎?」

 

耳邊響起的聲音令艾娜心頭一震,這才發現自己躺在被窩裡頭。

當她試著緩緩坐起身子,穿著一身淡藍色睡袍的傑諾坐到她的身邊,

溫柔地將她擁入自己的懷裡,在她額上一吻。

 

熟悉的感覺傳來,艾娜伸出雙手緊緊抱住他……

 

「傑諾大人……」

 

艾娜像隻貓似的,將臉鑽進傑諾的懷裡,

似乎要緊緊抱著眼前的男人,他才不會消失,她才能深刻地感受到自己在他的身邊……

 

傑諾愛憐地緊抱住艾娜,右手輕撫著她的頭,在頭頂的髮上深深一吻,想將自己的心意也傳達過去……

 

「……艾娜?」

 

睡袍的領口微微敞開,傑諾此時感覺到胸口處有些溫熱的濕滑感,連忙將手搭上艾娜的雙肩,輕移開她。

 

他的心揪痛了一下。

 

纖細的長睫毛下,那雙美麗的綠瞳被浸濕,淚水似乎潰堤般地直湧出她的眼眶……

 

「對不起……我不知道太想念一個人的時候……心也會這麼痛……」

 

傑諾輕輕皺起眉頭,銀灰色的眼眸流露著不捨與憐惜。

他雙手捧著艾娜的臉,輕柔地用拇指拭去她的淚,

溫熱的唇逐漸靠近她,吻向她因哭泣而泛紅的頰……

 

吻著,啄著,

思念的眼淚,原來是這般滋味。

 

他閉上眼,最後兩人的額頭靠在一起,

側過頭,吻上了他也思念已久的可人兒。

 

甜蜜的親吻逐漸濡濕了彼此柔軟的唇,傑諾的雙手仍捧著艾娜的臉,深深吻著她……

 

她知道他的心情嗎?

吻她,她能感受到嗎?

 

艾娜抱著傑諾的雙手緊緊抓住了他背後的睡袍,

胸口的揪痛感隨著傑諾越發深切的吻而逐漸被撫平……

 

 

待艾娜情緒冷靜一些之後,傑諾差遣了女僕協助她沐浴更衣。

 

傑諾一個人待在房間裡,手上捧著可愛的紙盒,裡頭裝著今日下午親手製作的巧克力,

細細想著待會兒艾娜收到禮物時會露出什麼樣的表情。

 

將紙盒蓋上,綁起一個漂亮的蝴蝶結之後,傑諾才注意到沙發椅上那件艾伯特的外套。

 

「……?」

 

叩!叩!

 

聽聞敲門聲響起,傑諾拿起了紙盒藏在身後,朝著房門走去。

抬起的手即將碰到門把時,門口傳來一陣對話聲。

 

「公主。」

艾伯特的低沉嗓音響起。

 

「咦?艾伯特?」

 

傑諾愣了一愣,轉身倚在門邊,再度瞥了一眼沙發椅上的外套。

 

「……那個,身體……好點了嗎?」

 

艾伯特緩緩吐出的文字,讓房內的傑諾有些詫異。

 

「我沒事的,剛才謝謝你借我外套!」

 

門把上傳來一陣聲音,傑諾反射性地往後退了一步,

但未見房門開啟,門外再度響起艾伯特的聲音。

 

「等一下,公主。」

 

「嗯……怎麼了嗎?」

 

寂靜的片刻,傑諾也等待著,艾伯特今日怎麼有些反常?

 

「……沒事,您休息吧。」

 

逐漸隱去的腳步聲……顯示著艾伯特已離去。

 

 

房門敞開,艾娜身著淡粉色睡袍的模樣映入眼簾。

等不及艾娜的腳步,傑諾伸出左手將她一把拉向自己,將門關上。

 

「傑……唔!」

 

低沉的咚一聲,艾娜發覺自己的背緊靠在門上。

聽聞喀搭一聲上鎖,而傑諾大人的臉龐近在咫尺,身體也幾乎貼著她……

溫熱的氣息呼在她的臉頰上,兩個人的身上都散發出沐浴後的清香……

 

那瞬間,她幾乎忘了思考。

因為傑諾的雙眼正凝視著她……

攝人心魂地望入她的眼眸……

 

「……什麼原因,讓妳隻身前來修坦?」

 

耳語般的誘人嗓音傳入艾娜的耳裡,她的心臟怦怦作響,為什麼要用如此誘人的姿勢跟她說話?

 

「因為……情人節要到了……我……」

 

艾娜低著頭,他們的鼻尖幾乎相觸,她對這種時候最無招架之力……

腦袋混亂,心跳不聽使喚,呼吸也開始逐漸加快……

 

「要是妳因為這樣而病了、感冒了,我會很心疼的。」

傑諾的嗓音有些低啞,他撇了頭,輕吻向艾娜的臉頰。

 

「我一心只想見您,我不在乎我自己……」

 

「艾娜。」

 

一聲輕笑拂過耳邊,搔得艾娜有點癢。

 

「我……可不能讓妳這樣對待我心愛的人啊。」

 

艾娜輕抿著嘴唇,傑諾是心疼她了吧?

想到這裡,胸口裡滿溢的愛戀之情,越來越強烈……

 

「傑諾大人,我真的想見您……很想、很想……」

艾娜的聲音越來越小,而傑諾微微一笑。

 

「想見我,那怎麼老是低著頭呢?」

 

艾娜聞言,緩緩抬起頭來望向傑諾。

就在鼻尖相觸的瞬間,傑諾深深覆上了她的唇……

 

「……唔。」

 

舌尖輕柔地滑過了唇瓣間的縫隙,探入了艾娜的嘴,

濕潤彼此交纏,親吮聲不斷地迴響……

 

艾娜將手放上了傑諾厚實的胸膛,緊抓著他的睡袍領口……

 

就在艾娜被吻得幾乎要窒息時,她突然推著傑諾的胸口,

將頭微微地往後仰,離開了傑諾意猶未盡的吻,喘著氣。

 

「傑諾大人……我、我似乎有點感冒,這樣會傳染給您的!」

 

傑諾感到有趣地笑了,但也不勉強她,轉而牽起了她的手。

 

「那麼,收禮物總可以吧?」

 

他將包裝精緻的紙盒放到艾娜的手裡,而她似乎有一點驚訝,

傑諾大人什麼時候把這紙盒拿在手上的?

 

「情人節快樂,艾娜。」

 

艾娜一手捧著紙盒,一手拉開蝴蝶結,將蓋子掀開來……

好幾塊巧克力合成了一句話,被工整地擺在裡頭。

 

Ena, I love you forever.

 

艾娜看著紙盒裡的巧克力,不禁甜蜜地笑了出來。

 

「這是我做的,喜歡嗎?」

 

聽到傑諾這麼說,一股激動又湧上艾娜的心頭,化成眼淚打轉在她的眼眶。

傑諾拿起其中的一塊,放到艾娜的嘴裡,她又含又嚼,此刻沒有人比她更幸福了。

 

傑諾身為一國之王,居然為了自己而花時間親手製作禮物……

 

「喜歡……好喜歡。」

 

見到她的雙頰綻放出喜悅,傑諾再度將她擁入懷裡,但艾娜卻扭動了起來。

 

「可是,我……只買了禮物給您,不是自己親手做的……」

 

傑諾不在乎地笑了。

 

「那又何妨?看到妳吃了我做的巧克力,妳的表情就是給我最好的禮物了。」

 

傑諾牽起艾娜的手走到床邊,將紙盒放在床頭旁的木桌上,

雙手抓著艾娜的雙臂,讓她坐在床沿,俯身望著她。

 

「我今天在市區,看到一對年輕夫妻帶著一個孩子呢。」

 

傑諾認真的神情令艾娜的心弦被撥弄了一下,

隱約聽出了弦外之音,淡淡的緋紅爬上了艾娜的嫩頰。

 

「我發現……自己似乎滿期待那樣的情景,發生在我們身上。想看到艾娜……憐愛著孩子的模樣。」

 

傑諾悄聲的話語,再度讓艾娜的心悸動不已。

 

當艾娜還正試著撫平加速的心跳,傑諾跨上床,讓她躺了下來。

 

突然一股酥麻感從頸子一陣陣地傳來,傑諾輕吻著她,從鎖骨啄到胸前。

 

「啊……」

 

肌膚傳來因吸吮而產生的輕微疼痛感,那是屬於她與傑諾之間的語言。

鮮紅的吻痕落在艾娜白皙的肌膚上,傑諾滿意地笑了笑,俯身與艾娜的鼻尖相觸著。

 

「艾娜,我愛妳,永不改變……」

 

有外頭夜色中眨著的星星作為見證,傑諾的誓言顯得格外充滿愛意。

滿腔的幸福讓艾娜化作言語回應了他。

 

「我也是……這一生,只愛您一個人。」

 

柔軟的床褥上陷進了兩個人的重量,在甜蜜的親吻之間,兩人不約而同地向對方說著。

 

「情人節快樂。」

 

二月裡,這個特別的日子,

即使分隔兩地,仍然無法阻擋他們的愛情。

深深依偎著彼此,在漫漫長夜裡,

擁有專屬於他們的……

幸福。

 

 

 

完。

 

10363573_682076661867818_5204546501298842124_n  

(圖源:美男宮殿 月下灰姑娘 遊戲截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na 的頭像
Ena

愛到極致是放手。

E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Helen  Lee
  • 這篇真的好甜...(*´艸`*)

    傑諾雖然面無表情,可是真的動情的時候,他的所做所言都更加單純而撼動人心。
    也許正是因為不瞭解,反而不會被過往的印象侷限。(是說應該也沒人敢阻攔他吧XD)
    看到他主動準備禮物要送給公主,可以察覺到他也在為這段遠距離戀愛付出努力,讓人感動(*´∀`)♥

    艾伯特的小小醋意讓這篇文章更有趣了XDDD
    他說不定很怨恨自己為什麼不是女生(被打
  • Dear Helen Lee
    哈哈雖然已經在FB留言回過妳了
    在這裡看到留言還是覺得萬分感動
    抱歉我比較少用電腦登Blog
    (雖然現在也是用手機啦哈哈)

    其實傑諾令人感到細心跟窩心的部份
    有些是取自於艾娜本身的感情經歷^___^
    加上一些修飾之後用在傑諾身上
    完全符合了他們形象
    我個人目前宮殿同人創作四篇(雖然有三篇是R18XD)
    但最喜歡的就是這篇了:)

    艾伯特的部份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讓他這樣哈哈哈
    我都是隨想隨寫
    在R18版的艾伯特也有點戲份喔^___^

    謝謝妳的支持 啾

    Ena 於 2015/02/18 15:55 回覆

  • Sweet-妍
  • 好甜阿~~~傑諾的冷酷表情下竟然有這一面,我邊看臉都紅了> <
  • 姿穎你好你好呦

    由於我的手機版每次打開都無法點出最下面的留言
    所以一直沒有回妳QQ
    都一個月了嗚嗚抱歉

    我也寫得臉紅了
    本來艾倫是我的第一名
    傑諾是第二名
    結果自己寫一寫變成傑諾排名攀升(?)
    跟艾倫一起變成第一名了XD

    謝謝妳喜歡呦呦:-*

    Ena 於 2015/03/16 13:27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你的文章都超好看的&gt;&lt;
  • 傑諾R18那篇密碼是不是有錯?
    我打127都去不去嗚嗚
  • 是4碼呦:)

    Ena 於 2015/05/22 15:40 回覆

  • 你的文章都超好看的&gt;&lt;
  • 希望你可以再寫席德的R18哈哈
    真的好想看喔~
    謝謝你~
  • 抱歉我現在才看到留言XD
    表示我多久沒進我的blog了…
    我也很想寫!!!
    但上班後根本沒時間………Orz

    Ena 於 2015/12/20 16:04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