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的傍晚,總在那屬於他們倆的小地方,譜著輕柔而恬淡的戀曲。

 

「過來,坐這。」宥翔朝她招了招手,而慕皊傻站在原地。

 

「不要,我會害羞……」

 

他們一如往常地在福利社外頭的長椅約著會,宥翔坐在那兒拍拍自己的大腿。

 

「過來。」慕皊感到風吹著她有些發燙的臉。

 

「我坐在你旁邊就好了啦。」她雙手抓著圍巾的一角,不曉得是因為風太冷,還是想掩飾緊張。

 

「妳不過來我要生氣了喔。」宥翔的柔聲一變,帶著一種命令的語氣直直地盯著慕皊,她嘟著嘴緩緩地走到宥翔的側邊,大腿的邊緣觸到宥翔的膝蓋,那一瞬間,他摟過慕皊的腰讓她不得不坐上他的大腿。

 

「這樣不就好了嗎?」慕皊一手勾過他的肩膀,一手搭著那隻手,宥翔瞇著眼看著臉上寫著羞澀的她,覺得她格外可愛。

 

「為什麼一定要這樣嘛……」宥翔一手抱著她的腰、另一隻手將她頸子上的圍巾取了下來。

 

「因為……有個東西要送給妳呀。」不知道他從哪裡捧出了一條項鍊,心型的兩個空心墜子由玫瑰金色與銀色交疊著,內側微微閃爍著幾個數字:20060209。

 

「這什麼?」慕皊看著他手上的項鍊笑了出來。

 

「這個呢,就要這樣子……」他的雙手圈過慕皊的身軀,將項鍊的扣子打了開來,然後繞過了慕皊的頸子,將它戴上。

 

慕皊以指尖撫著墜子,悄悄地沉浸在這幸福的感覺之中。

 

「我也有喔。」宥翔解開自己制服上的第二顆鈕扣,裡頭有著與慕皊頸上相呼應的墜子,他的明顯比較大,銀色與寶藍色的長型空心墜子,交疊著同樣的數字。

 

原來宥翔跟自己一樣,也把和好的日子視為在一起的第一天。

 

「生日快樂。」他輕聲地在慕皊耳邊細語,而她掩不住笑意地抱著宥翔,將下巴靠上他的肩窩。

 

「什麼時候買的呀~這麼浪漫。」宥翔也用兩手摟住她。

 

「我可是挑了很久耶,喜歡嗎?」她用力地點了點頭,又將他抱得更緊了些。

 

「喜歡、當然喜歡!更喜歡你。」她不管自己有多肉麻,她只想告訴他,遇見他是件多麼幸福的事。

 

他們頸上的墜子隨著喜悅的氣息擺動,那代表著宥翔的用心,與愛。

 

 

 

「嗯……不能帶回家嗎?」慕皊臉上寫著失望,手裡抱著頸子上繫著棕色蝴蝶結的米白色熊娃娃,宥翔摸了摸她的頭。

 

「先寄放在妳那裡,到明年我生日的時候妳再給我,這樣我跟我媽也好交代,好嗎?」慕皊嘟著嘴,今天是他們和好之後、也是他們在一起之後滿三百天的日子,那不是個很大的數字,卻已經交織著數不清的喜怒哀樂。

 

「知道了。」慕皊將下巴靠在熊娃娃的頭頂上,她準備好送給宥翔的禮物,他卻沒辦法馬上收下,顯得有些失落。

 

宥翔見到她這個樣子,伸手將熊娃娃捧到自己的手上,將娃娃的臉面向她。

 

「我很~喜歡這個娃娃,也想把它帶回家放在我床頭,不過先讓它代替我陪著妳,好嗎?好不好啦~」他將娃娃的頭鑽向慕皊的脖子,她被搔癢地呵呵笑了出來。

 

「好啦好啦。」沒辦法,他們之間有許多束縛,只能一一地克服、解決。

 

 

 

這天特別寒冷,已經很昏暗的走廊,他們手牽著手坐在長椅上,即使側過頭面對著面,光線仍然不足以讓他們看清彼此的表情,但能感覺到彼此眼眸的閃爍。

 

慕皊將頭輕靠他的肩膀,互相分享著今天發生的事,偶爾兩個人一起大笑、或是靜靜地互相聆聽。彼此互視的時候,宥翔總會緩緩地靠近她……他們從沒有如此靠近過彼此的臉龐,使得慕皊每次都不由得屏住了呼吸。然而,宥翔又會將如此片刻的靜默打破,又開啟其他的話題,讓慕皊不禁深吸一口氣。

 

 

他們似乎都在等些什麼。

 

 

「走吧。」

 

時間差不多了,宥翔提出回家的要求,他背起慕皊的書包站起身來,牽著慕皊有些冰冷的手,走沒幾步,卻停了下來。

 

「……?」走在他身後的慕皊感覺到宥翔轉過身來面對著她,緩緩向她靠近,他們周圍的氣氛昏暗而寧寂,使得慕皊感到胸口開始陣陣鼓動,那是她的心在緊張……

 

宥翔俯視著她垂下的睫毛,突然將慕皊的書包放在一旁的長椅,輕柔地捧起她的雙頰,而她的心猛然一顫。

 

他緩緩靠近,直至他們的鼻頭輕碰在一起,她感覺得到他的氣息,似乎也在掩飾他想表達的情感,她不得不承認心裡鼓噪著期待,卻充滿著未知……

 

然而,下一秒,她便感覺到宥翔將臉側了一下,捧著她雙頰的手將她的頸子稍稍往後仰,她不禁緊閉起眼睛,而雙唇隨即感受到一種從未感受過的溫柔,宥翔輕輕地吻向她的唇瓣……

 

她伸出手緊抓著宥翔的衣服,他將她摟入懷裡,撫向她的後頸。

 

「……?」

 

她羞澀地思索著該怎麼回應他,卻只能靜靜感受著他雙唇的輕啄……

 

聽到因為自己的唇被輕吮著而發出的聲音,臉漸漸地發燙,她的胸口除了因為緊張而奮力鼓動的心跳,還湧上一股熱意。

 

時間走得好緩……

 

她以為第一次的接吻只會在短短的一瞬間,但她漸漸地覺得自己快要不能呼吸了……

 

不自覺微微張開雙唇想喘口氣的她,卻感覺到宥翔的吻慢慢地急了起來,她的唇間感覺到一股溼潤的觸感滑入,她嚇了一跳想把宥翔推開,他卻將她摟得更緊。

 

「嗯……!」粗魯的溫柔讓慕皊開始不知所措,甚至被宥翔推到了牆壁邊,她笨拙地回應他的舔吮,也將手環向他的背脊,緊抓著他的衣服,感受著彼此的交纏……

 

她已經不管宥翔如何解讀她猛烈的心跳及喘息,掉入了他越趨激烈的親吮……

 

那像是走了一世紀的時間,宥翔微微地離開了她的唇,額頭還輕輕地碰著,撫著她的雙頰……

 

而慕皊從一番醉意微微睜開雙眼,瞥過他嘴角勾起的弧度,充滿著得意,還有些貪婪。

 

「……妳好熱喔。」她發現緊張的不是只有她自己,如此靠近著她說話的宥翔也亂了呼吸……

 

正當慕皊想開口說些什麼,宥翔的頭一撇又吻住了她的唇瓣……她又不自覺地閉起眼睛回應著他,感到宥翔在輕咬她的下嘴唇。

 

「嗯……」她的身子開始因為他充滿佔有慾的親吻而逐漸癱軟,卻只能由著他擺佈,而最後宥翔終於放過了她,讓她的頭枕在自己的肩頭上,兩人的胸口緊緊貼著,感受著彼此混亂的心跳與氣息……

 

他撫著慕皊的頭微微地瞇起眼睛。

 

「你……很擅長這種事嗎?」覺得快要喘不過氣的慕皊吐出她腦子裡混亂的難為情,而宥翔噗哧笑了出來。

 

「怎麼可能?這是第一次……傻瓜。」他輕弄著慕皊的髮絲,又加重了抱她的力道。

 

「嗯……你抱太緊了啦……」她感到耳根子都熱了起來。

 

「故意的,這樣才更感覺得到妳的緊張。」他逗弄著慕皊,又露出滿足的笑意。

 

「什麼啦……」慕皊聞言,在他懷裡害羞地扭動著身軀,想掙脫他。

 

「好啦,不鬧妳了,走吧。」他笑嘻嘻地將慕皊的身軀移開自己,又俯望著她的臉頰,發現她不敢抬頭看他。

 

又一次背起慕皊的書包之後,他們的手緊緊交扣,離開了那第一次臉紅心跳的纏綿之處……

 

 

 

記得嗎?我們原本是要好的哥兒們,曾經我因為質疑自己喜歡你的心情而煩惱,除了弄得不愉快之外我們還冷戰了兩個月,我真不喜歡那種感覺。還好這些日子下來,你讓我知道你很在乎我,你甚至害怕會失去我。三百天,因為你總是尊重我,所以在一起這麼久之後才主動吻了我……能與你相遇真是我的幸福,你可以一直都在我的身邊嗎──

 

 

 

坐在書桌前的慕皊,低頭盯著課本上的數學習題,心思卻飛到九霄雲外。

 

她不禁憶起今天感受到的甜蜜親吻,臉頰無法控制地發燙,她捧著自己的臉看向放在書桌旁的一面小立鏡,赫然發現雙頰的紅暈透出她白皙的肌膚,明顯遮不住。

 

隨著仍然激烈跳動的心,她無法掩住嘴角的笑意,因為他們彼此交換了第一次的親吻,對慕皊來說,那充滿著深刻的意義。腦子裡轉著怦然的輕飄感,她索性將自己拋到一旁的棉床上,將臉埋進枕頭裡,喜孜孜地暗自回味著。

 

 

 

乍暖還寒,季節已經悄悄地交替,校園裡又開始傳來鳥兒的叫聲,風吹過茂密的樹葉發出了簌簌聲響,每日聯繫情感的小信仍然不斷互相傳遞著。

 

這次宥翔要求她學一首歌唱給他聽,慕皊回家後上網查了那首蔡依林的『心型圈』,讀著歌詞的她不自覺甜在心裡,覺得宥翔的要求有些可愛。

 

 

 

我送上初戀 在你的面前 再將我愛你 溫習一遍

我無法收斂 對你的思念 若愛有風險 我寧願中箭

那一年春天 愛發芽蔓延 我們故事 顏色鮮豔

我將愛完全 花在你身邊 對愛糾纏很明顯

想膩在你的房間 肩並著肩 黏你 臉靠著臉

(觸電的瞬間 同一邊 肩並著肩 黏你 臉靠著臉)

許願 畫十字在胸前 閉眼祈禱夢會實現

(看著照片 傻笑了好幾遍 在教堂裡面 閉眼祈禱夢會實現)

呵氣在玻璃上面 畫心型的圈 霧漸漸不見 你終於出現

聽不進勸 對愛死心眼 希望這趟愛情走很遠

我用我指尖 畫心型的圈 然後碎碎念 想像你聽見

空出時間 默背你的臉

認真翻字典查我們的 永遠──

 

 

 

慕皊細細地鑽研每一句歌詞、每一個音符,她有些搞不清楚這比較像是宥翔在對她說的話,還是宥翔想要聽她對他說的話。

 

初戀,宥翔似乎不是她的初戀,但他又確確實實地給了她比以往更深刻的情感交織。

 

他們的愛情萌芽於冬季,然而當初和好的那刻像是迎接了春天的來臨。

 

她想著先前偷偷去過幾次宥翔的家,總膩在宥翔的床邊,卻要提心吊膽地聽著家門口有沒有傳來鑰匙的聲音,屢次想像著要是宥翔的家人突然回來的話,慕皊該怎麼躲藏,而宥翔總是把氣氛弄得很緊張,逗著慕皊似乎讓他覺得很有趣。

 

她反覆聽著輕柔的旋律,也在嘴裡一句句地唱著,最令她心動的就是最後一句歌詞,『認真翻字典查我們的永遠』。即使她的第一段戀情結果不如她的意,即使她明白現在的他們還很年輕,但她始終相信著他們真的能走到永遠,不分離。

 

 

 

即將來臨的五月,使得他們不得不繃緊神經,因為關乎到他們高中去處的基本學力測驗迫在眉睫。

 

慕皊在下課時間與宥翔靠在教室後走廊的牆邊,想紓解課業及考試給他們的壓力,靜靜地站在一起,也讓她感到安心。

 

慕皊沒注意到宥翔若有所思地偏過頭俯望著她,只聽到耳邊傳來他緩緩的聲音。

 

「妳最近……跟馮靜葳好嗎?」慕皊聞言,深深吸了一口氣盯著自己的皮鞋。

 

「嗯…最近比較忙,就比較少找她了,前陣子聽她說她又交了一個男朋友,是畢業的學長。」她伸了一個懶腰,轉頭仰望向宥翔,「怎麼這樣問?」

 

她看著宥翔有些支支吾吾,不禁皺起眉頭。而宥翔抓了抓頭,卻說出一件令慕皊惱火的事情。

 

「上禮拜六,我在我家附近遇到她,跟她說了幾句話。」宥翔陳述地很緩慢,似乎也在觀察著慕皊的反應,「她那時心情很不好,她說她跟男朋友吵架,講一講就突然哭了。」

 

慕皊的眉梢抽動了一下,這些天以來她沒聽靜葳說過她的近況,而宥翔卻在幾天前遇到她,還看到她哭?

 

「然後呢?」她的臉色不是很好,她猜想著宥翔接下來要說的話。

 

「她那時候哭得很慘,問我可不可以來我家,讓她冷靜一下……」宥翔謹慎地望著慕皊的表情,仍然是鐵青的,她沉默地等著後續。

 

「我想說她也知道我跟妳在一起,應該不會怎麼樣,剛好那時候我家沒人,我就先讓她上去我家了。」

 

慕皊瞇起眼睛又噘了噘嘴,她想的不是為什麼宥翔讓她去他家,而是馮靜葳為什麼要提出這樣的要求。

 

「嗯,那後來她怎麼樣?」她緊皺的眉頭突然平靜地舒展開來,頭微微一撇繼續等著接下來會聽到什麼進展。

 

宥翔嘆了口氣,緩緩說道,「進我家之後,她坐到沙發上,我倒了杯水給她之後坐在另一張沙發上,她邊哭邊說那個男朋友對她不好,比較冷靜一點之後,又開始笑著跟我聊天。」

 

慕皊越聽越覺得奇怪,她突然想起顏楓以前移情別戀於靜葳,現在宥翔似乎又跟她扯上關係,她只想搞清楚宥翔這次想表達什麼。

 

「後來……她突然像發神經一樣走到我這裡,把我推倒在沙發上,說她可以跟她男朋友分手,要我考慮跟她在一起。」

 

慕皊感到心臟漏跳了幾拍、緊緊地墜落下去,她猛然抬頭盯著宥翔。

 

「然後呢?」那語氣漸漸地滿溢起怒氣。

 

「我根本不知道她想幹嘛,她壓著我的肩膀想親我的樣子,我很生氣地把她推開,叫她不要鬧了!她站起來之後又笑著跟我說,我太認真了,她只是在開玩笑。」

 

這次在胸口激烈翻攪的是她對馮靜葳的怒氣,很顯然地,她認為那是一種背叛,馮靜葳是她認定最要好的朋友,她怎麼可以這樣對待她、怎麼可以對她的男朋友有這樣的舉動?

 

「她有親到你嗎?」她懷疑起宥翔是不是對她也有那麼一點意思,但他給了她一個安心的表情。

 

「我馬上把她推開了,我怎麼可能讓她碰到我!」

 

她低下頭思索著,那個人真的是她認識的馮靜葳嗎?

 

感覺到身旁的宥翔將她輕輕擁入懷裡、撫著她的頭,慕皊這次沒有心情回抱向他。

 

「我要跟馮靜葳絕交。」

 

 

 

感情的維持與聯繫不容易,我們從小學五年級認識到現在,我沒有懷疑過妳,即使我深深喜歡四年的人最後喜歡上妳,我也沒有因此討厭妳。我始終相信我們可以是一輩子最要好的朋友,但是,沒想到,知人知面不知心,妳開的玩笑真是一點也不好笑。雖然為了愛情而壞了友情有些愚蠢,但妳現在只讓我覺得不值得,噁心。

 

 

 

宥翔口中形容的馮靜葳仍然一如往常地與慕皊相處,絲毫未提起自己曾經做過的事情,而慕皊也不打算馬上揭穿她的面具。

 

一方面,她不想要撕破臉之後還得在學校面對她的嘴臉;另一方面,她又因為兩人曾經深刻的友情感到惋惜,還擔心突然向她提起絕交的話會影響馮靜葳的考試。

 

即使內心裡的這份友誼已經破碎,她仍然不自覺地為她著想。

 

憤怒、未留下任何餘地的信件,早已寫好被她收進抽屜的深處,等到考完試的當天,她將會不帶任何感情地把這封信交到馮靜葳手裡,從此兩人分道揚鑣,徹底打碎曾經的友情。

 

解釋?她不打算聽馮靜葳的任何解釋,背叛的事實,早已經讓她心灰意冷。

 

 

 

炎炎夏日,人手一把扇子及課本,仰望外頭一片晴空萬里,考生們卻只能互相督促著彼此。

 

在國中奮發了三年,就為了這兩天的基本學力測驗為他們開啟光明的將來。

 

「考完試之後,我有事找妳。」才剛剛帶著笑意互相鼓勵彼此,慕皊覺得自己竟然也隨著馮靜葳戴上虛偽的面具,這些日子以來隱忍著對她的厭惡,讓慕皊覺得格外煩躁,但她仍平心靜氣地將每一科考試完成。

 

馮靜葳的存在固然令她生氣,然而在看清了這位『好朋友』之後,慕皊已經決定不抱任何的期待,將『最後的日子』過完後便要從此與她分開。而這天,就是所謂的最後一天。

 

 

鬆了一口氣之後,進入了考生們申請學校的時刻。以慕皊的成績與在校經歷,她申請到了理想的高中,已經是個準高中生。而宥翔就沒那麼幸運了,他必須等到七月的第二次考試之後,才知道未來的去向。

 

「好累喔……」宥翔將頭埋進慕皊的肩膀,手上還拿著充斥繁雜筆記的英文課本,慕皊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背脊。

 

「還好嗎?休息一下吧。」現在畢業生的課程除了各項主科的複習、還是複習。

 

放學後,他們被要求至自習教室念書,每天會有不一樣的老師在教室裡盯著他們的進度。準高中生們有權利可以不參與自習活動,但慕皊想陪著宥翔,所以還是每天到自習教室報到。

 

休息時間,覺得腦袋快被考試內容攪暈的宥翔,在自習教室的後走廊跟慕皊撒著嬌。

 

「打起精神嘛,再撐一下下就好!一~下下!」慕皊雙手捧起宥翔俊俏卻疲憊的臉龐,他將眼睛閉起嘟著嘴巴。

 

「那妳親我一下。」慕皊聞言不禁噗哧一笑。

 

「這裡是教室耶!乖啦。」她將食指放在宥翔的嘴唇上,想藉此安慰他。

 

這樣的舉動被經過那裡的馮靜葳碰上,慕皊感覺到有人走過來,她瞥了一眼那個身影,嘴角突然蔑視一笑,把馮靜葳視為空氣。

 

宥翔微微把眼睛張開,等到馮靜葳離開之後,開口問了慕皊她一直不想提起的事。

 

「妳們現在都不講話了?」慕皊抬起頭望向他,無所謂地聳了聳肩。

 

「她都沒說什麼了,我還要說什麼嗎?信給她之後,人就跟消失一樣,心虛吧!」

 

宥翔知道即使她諷刺著馮靜葳,但那是因為她在意,因為在意,才能讓她不自覺地花心思生氣。

 

失望,慕皊心裡不得不承認她失望,失望馮靜葳不給她任何解釋,即使她不想聽她的任何解釋,但她就像默認一般地接受了慕皊提出的絕交,即使厭惡,慕皊仍然免不了有些傷心。

 

 

畢業季如同分手季,宥翔感嘆地說著身邊的哪位朋友又分手了,他在教室後走廊緊牽著慕皊的手又露出得意的笑容。

 

「這種事不會發生在我們身上~」而慕皊一手被他牽著,一手緊勾著他的手臂將臉頰貼著他的臂膀。

 

有宥翔這樣的保證,她感到自己比誰都幸運。

 

然而,她又聽到耳邊傳來一陣嘆息。

 

「不過……要是妳能遇到另一個好男生,可能會更幸福吧。」慕皊倏地抬起頭,發現宥翔得意的表情消失了,轉為令她揪心的黯淡。

 

「你在說什麼?」慕皊微微皺起眉頭,而宥翔緊盯著地板。

 

「我沒辦法跟妳考上同一所高中的,這樣我不能每天陪妳,要是妳難過的時候我不在,怎麼辦?所以,如果妳上高中以後,可以找到一個會照顧妳的人,那……」宥翔吐出的一字一句都刺在慕皊的心頭。

 

「別說了,不會的。」她捧著宥翔的臉,堅定地仰望向他的眼眸,夏日的陽光照透了他黑色及棕色的眼珠子,棕色的那隻眼睛總是讓慕皊不禁多看了幾眼,特別、又總含著深沉的心情。

 

 

 

他們這一屆的畢業歌曲不同以往,不是周華健的『朋友』,也不是小虎隊的『放心去飛』,而是一首由幾位高中生作詞作曲並演唱的『今年夏天』。

 

雖然不是他們所熟悉的旋律及歌詞,但是,當緩緩清脆的鋼琴旋律搖盪在畢業典禮的大禮堂,慕皊還是忍不住隨著氣氛掉了眼淚。

 

除了她捨不得的友情,還有離不開的愛情。

 

 

 

友情 無聲降臨 我回味從前 想起了你

心中 泛起了一波波漣漪 雖有時嘔氣 卻還是珍惜

朋友 曾經相惜 我站在窗前 靜靜回憶

臉上 浮起了一絲絲笑意 心中雖有時感到空虛 卻依舊溫馨

今年夏天是個充滿希望的季節 我們就要說再見

不知何時會相見 曾相處的畫面 不停重複上映在眼前

今年夏天有種令人不捨的感覺 徘徊在你我之間

抹去彼此流下的淚水 重新展開笑顏

各自踏上 錦繡的明天

 

今年夏天是個離情依依的季節 我們友情到永遠

對你說一聲再會 輕輕畫上句點 最美的句點──

 

 

 

畢業典禮之後的考生們仍然需要為七月的第二次考試努力,宥翔的補習班凝聚著沉重的壓力。慕皊明白,七月一過,榜單一公布,她就必須與宥翔走上不同的路。

 

然而,她仍然深信著,不管兩個人分隔多遠,彼此的心靈絕對能相互呼應,她總是相信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na 的頭像
Ena

愛到極致是放手。

E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