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暑假就要上課嗎?」慕皊驚呼出來,而電話的另一頭是宥翔的無奈。

 

「是啊,要上英數先修……」宥翔上的高中離家有些距離,通勤大約要一個小時。

 

「怎麼這樣……都沒放到暑假。」心疼著宥翔的慕皊,其實也暗暗地發現,這樣能製造他們的見面機會。

 

「對啊,才剛考完試沒多久欸!」他發著牢騷,突然想到了些什麼,「對了,妳高中會上補習班嗎?」

 

慕皊想了想,這陣子的確有很多補習班打電話到家裡拉學生,而她也還在考慮要上哪一間補習班。

 

「會,可是還沒決定好。」電話另一頭的宥翔笑了笑。

 

「那等妳決定了再告訴我吧!」慕皊疑惑了一下,又開心了起來。

 

「你要跟我上同一間補習班嗎?」宥翔輕咳了兩聲,故作正經。

 

「沒有啊,我不能問一下喔!啊…我錢快沒了啦,掛掉囉,掰…」

 

常常連一聲『掰掰』都還沒講完,公共電話就因為十元硬幣的時間到了而『嘟、嘟、嘟』地斷線了。

 

慕皊看著手機螢幕,宥翔打來的電話總是顯現著『私人號碼』。

 

即使現在他已經有了自己的手機,卻要避著母親查他的通話紀錄,或是斤斤計較著電話費不能被自己打爆,不但不能自由地運用,也不能自在地傳文字簡訊。

 

 

面對母親的嚴格,他們倆都已經習慣了。

 

 

隨著蟲鳴聲與炎熱的氣息籠罩,慕皊身著粉紅色T-shirt及米白色短褲,腳踩著閃著透明色及淺藍色櫻桃裝飾的白色包頭娃娃鞋,俐落的馬尾以亮黃色髮圈點綴著她微微遮住頸項的黑髮。

 

等著手錶上的時針走到十二,還差十分鐘就要下午四點了。

 

她在東張西望之中聽聞鐘聲敲響,站在宥翔的高中校門口,看見身著制服的學生們魚貫湧出。

 

「明明還是暑假而已……真辛苦。」

 

她從人群裡努力尋找著宥翔的身影,深怕彼此擦身而過,她是偷偷跑來這裡等他下課的。

 

時針緩緩地從十二走到四,校門口的人群漸漸稀疏,她正懊惱著怎麼沒遇到宥翔,轉頭就瞥見他與幾位男女同學有說有笑地走下校門口的樓梯。

 

慕皊沒有開口叫他,只是靜靜地、微笑地望著他,即使已經在一起一年半了,他的面容及身影仍然可以撥弄她的心弦。

 

「……?」

 

此時,宥翔發現了慕皊嬌小的身影,他緩緩地停下腳步,睜大著眼望著慕皊,一邊示意著身旁的同學先離開。

 

「妳怎麼來了?」他驚訝地笑出來,右頰的酒窩在告訴慕皊,她的驚喜成功了。

 

慕皊半跑半跳地走到宥翔面前,遞上她剛才買的冬瓜鮮奶茶。

 

「給你,消暑。」宥翔接過那飲料袋子,一邊啜了一口沁涼到骨子裡的冬瓜鮮奶茶,一邊搓揉著慕皊的齊瀏海。

 

「傻瓜,妳嚇到我了~」他不顧旁人眼光,有些用力地將慕皊擁入懷裡,而慕皊也喜孜孜地笑了出來,將頭的一側靠向宥翔的胸口。

 

那樣的日子持續了一陣子的暑假,慕皊總會編一些理由出門,再溜到宥翔的高中校門口等他下課。一小時的回家路程明顯不夠讓他們相處,但聊勝於無,使得他們更珍惜能見面的機會。

 

一日,他們坐在公車最後一排的位子,宥翔從書包夾層拿出一封膨膨的信遞給慕皊。

 

「送妳,七夕禮物。」

 

慕皊接過信封袋,輕輕地將它打開,裡頭是一張卡片及用夾鍊袋裝好的幾個小貝殼。

 

她想起半年前的西洋情人節,宥翔親手做的貝殼巧克力,黑白漸層融出的苦甜滋味,還有代表著『妳就是唯一』的草莓口味巧克力,粉紅色的五個數字,還要她照著09451的順序一一品嚐。

 

 

這些,她還沒忘記,他總是記得她喜歡的東西。

 

 

「你買的嗎?」她將幾個小貝殼放在自己的掌心,細微地觀察著。

 

「什麼買的?我在海邊撿的。」聞言,她轉過頭望著宥翔。

 

「你撿的?」她不由得從心底湧上一股暖意,宥翔的細心與用心,已經是自己比不上的了。

 

「我知道妳喜歡貝殼,可是妳家人又不會帶妳去海邊,所以我就趁我們家去海邊玩的時候,挑幾個給妳呀。」他撫著慕皊的頭,從嘴裡透露著一字一句的溫柔。

 

慕皊感動地將貝殼裝回夾鏈袋裡,連同信封裡的卡片一同放入身上的小背包裡。

 

 

真正分隔兩地的愛情才正要開始。

 

 

面對著有如城堡建築般的學校,慕皊身著圓領白色制服,領口上還繫著深綠色的蝴蝶結,與其相同顏色的制服裙比國中的又短了些,穿著黑色長襪與純白色帆布鞋,背著側背書包踏進了新的開始──

 

「中午要吃什麼呀?」慕皊開學後在班上第一個認識的女同學沈曦,在正午十二點整的鐘聲響起時,拍了拍前座慕皊的肩膀。

 

「嗯……豬柳蓋飯!」她闔上了惱人的歷史課本,站起身來拍一拍制服裙。

 

沈曦,有著深邃的五官,有著一張不笑的時候看起來總在生氣的臉龐。

 

慕皊來到這個班級時,將生疏的自我介紹紙條遞給了後座的她,上頭寒暄了幾句,還不免『請多指教』四個字,而傳回來的紙條上只寫了兩個字:沈曦。

 

「啊…等我一下好不好?我想打個電話。」慕皊從桃紅色零錢包裡掏出午餐錢及一張電話卡。

 

「可是怕等一下賣完耶,不然我幫妳買好了。」沈曦將手伸向慕皊,示意她將百元紙鈔給她,而慕皊露出感謝的神情,將紙鈔塞給她之後便朝後走廊跑去。

 

「怎麼每天中午都要跑去打電話啊……」望著慕皊的背影,沈曦不解她總是在忙些什麼。

 

 

 

隨著話筒裡傳來漫長的『嘟嚕嚕嚕──嘟嚕嚕嚕──』聲響,慕皊感覺到另一頭的他匆忙地接起手機。

 

「喂?」對方的周圍有些吵雜,甚至有人在叫著王宥翔的名字。

 

「喂?我是慕皊啦。」宥翔沒有馬上回應她,而她感覺他的聲音離話筒有點遠。

 

「不要鬧啦!我講電話……吼喲!」公共電話上顯示的數字隨著時間慢慢減少,等待也是一種金錢的流逝。

 

「喂?宥翔?」慕皊雙手抓著話筒、喚著宥翔,只聽見他在笑,而周圍傳來女生的聲音。

 

慕皊感到有些不快,因為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難道通電話對宥翔而言並不那麼重要嗎?

 

「喂?妳吃飯了嗎?」終於等到宥翔說出一句完整的話,慕皊深吸了一口氣。

 

「還沒,我……」她正想說,因為惦記他,所以一到午餐時間就先打電話給他,但宥翔打斷了她的話。

 

「那妳先去吃飯,好不好?晚點再打給妳。」

 

從認識到現在,他們鮮少被分開這麼遠、這麼久,即使慕皊總是認為他也同樣地想念著她,但還是不免內心泛起陣陣孤寂感。

 

「啊,可是……」她想再跟他多說幾句話,可是電話卡卻隨著『喀!』的一聲斷線而被機器吐了出來。

 

 

雖然宥翔說『晚點再打給妳』,但他時常沒有遵守承諾。

 

 

慕皊抽出為了傳達思念而買下的電話卡,嘆了一口氣,失望地朝著六樓走廊底走去,那正是她的班級教室所在。

 

「欸!」在後走廊走著走著,她聽聞這聲呼喚而倏地抬起頭。「妳的啾啾掉了。」

 

陌生的教室裡,一個皮膚白皙又有著秀氣濃眉的男生,將雙手撐在邊櫃上打量著她。

 

啾啾?慕皊將指尖移至胸口,發現她的蝴蝶結掉了。

 

她轉過身來在她走過的路上撿起她的蝴蝶結,還沒意識到這個呼喚她的男生是誰,她不認識。

 

「妳叫楊慕皊,對吧?」從陌生同學口中聽聞自己的名字,她轉頭望向他。

 

他的髮絲染成自然的咖啡色,看上去已經是用髮蠟整理過的,瀏海自然地覆著前額,毫不做作。笑起來時雙眼瞇起微微鳳眼的他有著濃密的睫毛,左耳耳垂閃著如鑽一般的耀眼耳環,右手無名指上還戴著亮藍色的戒指。身著立領短袖制服的他,衣襬索性地露出來,修長的身軀看上去至少也有一百七十幾公分,雙頰上的酒窩為他的氣質添上一絲稚氣。

 

面容算是英俊,但看起來讓慕皊有些討厭。

 

「……你怎麼知道?」慕皊的眉梢不禁抽動了一下,她並不認識這號人物,這號顯得有些輕浮的人物。

 

而聽這個男生提到自己熟識的名字之後,慕皊才知道原來他們有共同認識的同學。

 

「我叫鄭宸濬。」他勾起複雜含意的嘴角側過臉,「我記住妳了。」

 

他轉過身,將雙手插進制服長褲的口袋裡,令慕皊傻看著他覺得又更厭惡了。

 

這男生是怎樣?搭訕嗎?她一邊將蝴蝶結重新繫回衣領,一邊噘著嘴感到奇怪地走回自己的班級教室。

 

 

 

講臺上的老師講解著數學公式,慕皊的身旁坐著曉漾,她們上高中以後選在同一間補習班上課。大班制的教室充滿各個學校的高中生,老師用著詼諧的語氣上著課。

 

慕皊瞄向曉漾的課本,她的筆記總是東一塊西一塊,卻總是能學得很好,她上的高中比慕皊還前段呢。

 

慕皊看著錶上的指針已經快要走到中堂下課時間,從書包裡拿出一本米妮日記本,那是她上高中之後與宥翔的溝通方式之一,裡頭總是寫著在她身上發生的事情及想念他的心情,一個星期一次,在補習班碰面的時候,拿給宥翔。

 

「曉漾,我去找宥翔喔。」隨著宣布下課,教室裡一陣騷動,宥翔在離他們有些遠的位子,慕皊趁著學生們尚未堵住狹窄的走道,一溜煙地跑到宥翔旁邊。

 

 

 

米妮日記本裡總是充滿著各種顏色的文字──

π,不只是圓周率,我們的友誼要像π一樣無限延長。之後,意義改變了,因為我愛上你了。

寶貝,我喜歡你叫我傻瓜。

09451,你送我的數字,我一直記著喔。

要選社團了!不知道要參加什麼社團……你呢?

好想你,你有想我嗎?我快睡著了……上課好無聊。

倒數四天!期待在補習班見到你,你也是嗎?

上課好累,但想到明天就可以見到你,就覺得好開心。

突然想起我們分手過一個禮拜,那好可怕……

又因為想你而分心了啦。

你不在我身邊,我也可以很好的!我沒有想你想到哭喔,真的沒有。

好想念國中,你怎麼都不打電話給我呢?肚子餓了……

今天同學問我說有沒有喜歡的人,我又好想你了。

……。

 

 

 

不知不覺中,每日每夜,慕皊總是掛念著他。

 

遠距離的戀愛讓她感到有些累,但她努力地想維持這段感情,深怕無法傳達她的心意給宥翔。

 

高一,還是個很青澀的年紀,她已經走過兩段戀情,已經認為宥翔會是她的永遠。情緒的波動讓她偶爾會哭泣,比以前少了一些快樂及安全感,因為宥翔活潑外向的個性讓他交到許多同性與異性的朋友。

 

見不到他,讓慕皊總在一個人的深夜,泛起陣陣的揪心孤寂。

 

 

 

白色的盒子上面有可愛的草莓圖案點綴著,裡面躺著許多封國中時宥翔寫給慕皊的小信,這些都是她的寶貝。她反反覆覆將它們拿出來讀過一遍又一遍,才感覺得到宥翔的心在她身邊。

 

不小心,想念著,就哭了。

 

「喜歡一個人怎麼這麼難受……」信紙的摺痕仍然很平整,她小心翼翼地將它們一封一封歸位,頰上的淚痕隨著她逞強的擦拭逐漸淡去。

 

將盒子收進櫃子裡後,她又拿出米妮日記本,算著日子,快要到他們在一起滿一年八個月的日子了。

 

房門緊閉,窗外也一片漆黑,夜晚的她總在與內心波濤拔河。

 

坐臥在自己的床上,讀著自己寫下的一篇篇日記,高中開學至今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卻發現近幾次的日記都敘述著難受。

 

距離,好遠。

 

慕皊默讀著文字,旁邊自己畫的哭臉貼近她的心情。

 

 

 

上禮拜四,怎麼不等我一起回家呢……

『等妳…能幹嘛?』

嗯…是啊,不能幹嘛。

可是你心情悶的時候,看到我不能好一點嗎……?我見到你,開心都來不及了……

已經兩個星期沒見到你了。

為什麼在補習班你沒說掰掰就走了?

希望今天見到你的時候,不要只是敷衍地揮手……

今天是六百天紀念日,可是見不到你。

不喜歡打電話給你的時候,旁邊總是女生的聲音……

你會一直陪著我嗎?

我有在網誌發文喔,你有看嗎?我還上傳了照片。

我好像都在跟自己講話……

 

 

 

情緒又太重了,該是睡覺的時候了。

 

她重拾起笑容,天一亮便是星期四的到來,一週一次的見面機會,想念的心情總是迫不及待地在見到宥翔的瞬間傾瀉而出。

 

繁忙一天的放學後,慕皊疲憊地搭著捷運前往位於台北的補習班。

 

時間催促著她分秒必爭,急著奔走的她,制服裙的口袋裡傳來一陣旋律,她拿起手機,面板上顯示著曉漾的名字。

 

「喂?慕皊?我今天不去上課喔。」才剛按下通話鍵,就聽到這位她一個星期只能見一次的好朋友又要缺席了。

 

她忍著倦意緩緩說道,「嗯……知道了。」

 

今天漫長的三個小時,又是她要獨自面對的硬仗。

 

上課的時候她看不到宥翔,因為座位離得太遠。

 

好不容易熬到了晚上九點半,終於可以一起下課回家了。站在教室門外等著他,迎面而來的是宥翔的倦容。

 

「你等等還有事嗎?」看著宥翔向她走來,慕皊順勢勾起他的左臂。

 

「沒事。」他將右手摀上嘴,打了個長長的哈欠。

 

「那可以一起回家吧?」她勾起嘴角,連眼睛都充滿著笑意,見宥翔點了點頭,卻隱隱感覺他的心思不在此。

 

雖然很累,但這總是每個星期裡,她最期待的一天。

 

他們並肩坐在捷運車廂的座位,慕皊將頭靠在宥翔的左肩,列車一站一站前進著。她正想抬起頭跟宥翔說些什麼,卻望見宥翔拿著手機在撥打著號碼。

 

「嗯?打給誰呢?」她沒看到手機螢幕上顯示的名字,宥翔就將手機拿到右耳邊。

 

「同學。」這通電話講得特別久,從宥翔講話的語氣可以聽出,對方是他的高中同學,而且是個女生。

 

慕皊感到心沉了下去,她想著,「我們一個星期只能見一次,每次見面幾乎不到一個小時,你就這麼不在乎嗎……?」

 

她閉上了眼,將勾著宥翔前臂的手抽離,耳邊傳來的聊天聲音格外刺耳。

 

「為什麼他講電話講得很開心?剛剛明明還很累的。」

 

她暗暗地抱怨著,雖然他們說話的內容不至於踰矩,但如此不珍惜他們短暫相處時間的宥翔,讓她有些失望。

 

隨著宥翔的通話時間變長,慕皊逐漸從失落轉為生氣,當宥翔掛上電話時,他們已經快要到站了。

 

心灰意冷的慕皊板著一張臉,她不說話、也不想說話。

 

「妳怎麼了?」宥翔側過頭看著她,卻沒發現她在不高興。

 

「為什麼不說話?」慕皊一直低著頭不發一語,她認為宥翔應該要知道自己惹她不高興了,但她這樣的反應讓宥翔也燃起一絲怒氣。

 

「妳怎麼了啦!」捷運到站了,他們一前一後沉默地走出車廂,直至上了公車,宥翔索性也不再問她,只覺得她在莫名其妙地鬧彆扭。

 

逐漸尷尬的氣氛持續至他們下了公車,慕皊連頭都沒抬起來看他一眼。

 

她的期待,似乎被宥翔體無完膚地打碎。

 

她轉身就要離開,宥翔一把拉住她的手腕。

 

「楊慕皊!」他低沉的嗓音透露出一絲不悅,慕皊被他這麼一拉,往後顛簸了幾步,皺著眉間抬頭望向宥翔的雙眸,她的眼角閃著不情願的淚光。

 

「你幹嘛啦!」感到宥翔粗魯地將她拉往旁邊的暗巷,慕皊想掙脫他的手,卻弄得手腕有些疼。

 

「放開啦,你……」她感到自己的身軀被貼到牆邊,宥翔將她困在雙臂之間,粗魯地覆上她的唇。

 

「嗯……!」這個吻不同以往,它夾雜著兩人奇怪的情緒。

 

慕皊越是掙扎,宥翔的動作就越是粗魯,她被夾在身後的牆與宥翔的身軀之間動彈不得,雙手拚命推著宥翔的胸口,但他卻不顧及她的感受,用力地抓住她的手腕,嘴間一開一闔地吻著慕皊一直想拒絕他的唇。

 

她被弄疼了……嘴唇像是被撞擊一般的不舒服,宥翔從來不會這樣勉強她的。

 

「你放開我……」宥翔一把摟住她的腰,撫著她的頸子激情地舔吮著她的臉頰及耳垂,甚至慢慢移動到了頸項及鎖骨。

 

這不是他們的第一次親密,但面對如此粗魯的他,慕皊不禁哭了出來……斗大的淚珠從眼眶滑落,她使勁掙脫了宥翔。

 

因為他的親吮而全身發燙,耳根子都紅了,但她卻感受不到一絲絲的開心。

 

當她抬起頭望向宥翔,她發現他眼神充滿著淡漠,那不是愛她的眼神。

 

「知道了。」

 

宥翔用右手大拇指撫過自己的嘴唇,由於過度用力的親吻使得他的下嘴唇有些腫。

 

他看著慕皊溼潤的眼角,突然內心掙扎了那麼一瞬間……眼神逐漸柔和了起來。

 

「對不起。」他伸出手想撫摸慕皊的臉頰,卻又將動作停住。

 

他的態度令慕皊不懂他究竟怎麼了,她一把將他推開,帶著淚轉身離開那個暗巷,往自己家的方向跑去。

 

接近午夜,慕皊沖著澡回想著今天宥翔的反常。

 

「也或許,是我反應過度了嗎……?」總覺得被宥翔抱過的身軀仍燃起對他的愛意……

 

其實只是因為覺得宥翔不珍惜與她相處的時間,在短短的回程路途打電話給女同學,而且還講了很久,讓她吃醋、生氣了。當時的情緒讓她不想與這樣的宥翔說話,但最後卻惹得宥翔不悅,然而,她也沒有要退一步的意思。

 

她想著這樣的自己,太過分了嗎?但是,宥翔粗魯的舉動一點也不像他,想起他淡漠的眼神與說話的口氣,慕皊感到胸口一陣糾結……

 

蓮蓬頭的水還沖刷著她的難受,她努力地想讓自己冷靜一些。

 

過了半晌,踏出溢著熱氣的浴室,慕皊邊擦拭著細柔髮絲,邊用吹風機將其吹乾。

 

回到自己的房間後,已經過了半夜十二點,她想傳封簡訊給宥翔,為自己不悅的沉默道歉。當她拿起書桌上的手機、翻開背蓋,『1封未讀訊息』映入眼簾,是宥翔傳來的,但第一句便讓她感到背脊發麻了起來。

 

 

『我們分手吧。』

 

 

她楞了楞,才按下了確定鍵……滿滿長達兩封簡訊的內容刺痛著她的心。

 

『我們分手吧。我的存在已經不能帶給妳快樂了。』

 

頓時,時間的運轉像是停留在那一刻,她的腦子讀不進中間那一長串文字。

 

『是該結束的時候了。對不起,不能履行給妳的承諾。也對不起,今天這麼粗魯地對妳。希望妳可以找到能真正讓妳快樂的人,可惜我不是那個人。我們的愛情,就讓它在回憶裡吧……謝謝妳。』

 

一直以來她信任的愛情在那時崩塌了,她的視線不斷地模糊,反覆地讀著這宣告結束的簡訊。

 

「不會的……」

 

無力地跌坐在床緣,慕皊摀著自己的嘴,不讓自己失控的哭聲狂瀉而出。

 

然而,這並沒有太大的效果,還有家人還沒就寢,要是被聽見她半夜躲在房間裡哭,肯定得被拷問的。

 

她緩緩走出房門,進到浴室將門鎖上,坐在浴缸的邊緣,她顫抖的指尖提起勇氣想回訊息給他,但喉嚨卻不斷地發出因為傷痛而停不下來的低沉哭聲……她已經無暇去擦拭淚水,涕淚橫飛的她已經哭到不能自己,呼吸不到空氣,卻又只能失控地不斷啜泣……

 

『可以不要嗎?拜託……我不想分手……』

 

再晚就來不及了,她發出了簡短的文字,等待著宥翔的回音,但回應她的,只有沉默。

 

她抽著身旁的面紙拭著涕淚,看著手機螢幕顯示的日期,二零零七年十月九日。

 

好諷刺……那是他們在一起滿一年八個月的日子。

 

隨著失控不已的哭泣,她越發感到腦袋一片混濁,太陽穴邊的血管似乎胡亂跳動著,甚至有快要炸裂的感覺……她努力地試著深呼吸,卻忍不住地咳了出來……不舒服,真的不舒服。口乾舌燥,她覺得自己真是狼狽不堪……

 

已經不記得自己是什麼時候睡著的了,隨著鬧鐘的旋律響起,她睜開有些刺痛的雙眼,睡眼惺忪地望向灑進百葉窗間隙的陽光,臉頰上因為自然乾掉的淚痕而感到有些緊繃,她是哭著睡著的。

 

疲憊又緩慢地下了床走進浴室,卻被鏡子裡自己的模樣嚇了一跳,她驚覺自己被宥翔提分手的事實。由於前一夜哭了很久,眼睛已經腫得不像她了,眼球甚至佈著血絲。

 

「完蛋了……腫得像外星人……被媽媽看到怎麼辦……」她雙手捧著自己的臉,雙眼皮顯得浮腫,眼睛甚至有些睜不開。

 

「好醜……」她不禁摀住臉,該怎麼用這樣的心情過完今天。

 

 

 

「妳的眼睛怎麼了?」沈曦說話一向直接,她似乎對慕皊的模樣有些吃驚。

 

「沒事,沒睡好而已。」她勉強地笑著,揉著瞇起來的眼睛,但其實是因為睜不開。

 

今天的慕皊有些恍惚,連動作都變得緩慢,一直期待著手機傳來宥翔的電話或訊息,但等了一整天都沒有等到。

 

「我們……到底怎麼了?」最後一堂課,她趴在課桌上,將頭枕在自己的左臂,隨性地讓髮絲覆著她半邊的臉。

 

她又一次想起他們先前因為母親的反對而分手,但僅僅過了一個星期,宥翔就帶著醉意來跟她說分手不算數。

 

課本上的空白處充滿著宥翔的名字及她難受的心情……

 

「這次,你還會後悔嗎?」

 

她思索著前一天的宥翔還粗魯地吻著她,卻在短短的時間之後向她提了分手,她實在無法理解那個吻所代表的意義。

 

然而,那只是宥翔為了測試自己對慕皊尚存的情感,分隔兩地的談感情方式讓宥翔的心開始飄忽,對慕皊的感覺也隨之變得不安定。

 

其實,分手的想法,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加上慕皊在車上的沉默,又讓他倍感煩躁。

 

很顯然地,他更確定了自己對她的感覺,卻又不由得感到抱歉。

 

 

 

同樣的聲音時時刻刻撞擊著慕皊的心──

你真的離開我了嗎?你是因為對我好……才跟我提分手的吧?

雖然你跟我斷絕聯繫,但其實你是在乎我的,對吧?

我還是相信著你……如果你提復合,我會馬上答應的!

你能不能早一點跟我說你後悔了呢?身邊的人不是你,我一點也不快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na 的頭像
Ena

愛到極致是放手。

E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