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慕皊躲在浴室裡握著手機泣不成聲的那刻至今,已經過了快半年的時間。

 

這些日子以來,傳達給宥翔的電話及簡訊,她得不到任何回音,電話鈴聲無盡頭地響,最後轉接至語音信箱,簡訊一去卻像消失一樣,使她懷疑是不是通訊出了問題。

 

分手後不久,宥翔離開了那家補習班,死纏爛打也不是慕皊所希望的,漸漸地,她只能自己壓抑著這刻骨的情傷……

 

網誌,充滿著用密碼鎖定的文章,連大頭照都換成了宥翔背影的照片,想藉此強迫地告訴自己,宥翔已經離開了,不要再想念他了,但是她卻還是忍不住打開網誌,寫下一篇篇的思念與糾結。

 

她想著,宥翔有她的部落格密碼,她希望那些文章他能看到,她執意地欺騙自己,宥翔只是不想讓她放不下,才選擇如此冷漠她。

 

反反覆覆,慕皊總在與自己的不捨拉扯,每當下定決心要放下這段眷戀,宥翔又會突然主動與她聯繫,卻在其他時候拒絕慕皊的電話。壓抑著等待的心情,電話的另一頭可能是一句「最近好嗎?」,亦或「沒什麼事,只是問問。」語氣平淡地讓慕皊一次次從期待掉進深谷……

 

等不到他的後悔,等不到他的復合,他卻又總是掀起她內心的漣漪。

 

好累……卻不能隨意地表達自己的心情。

 

她怕宥翔覺得她煩,怕自己又惹得他不高興,始終相信這樣的宥翔,在她看不見他的時候,心裡是掛念著她的。

 

這種固執的想法,使她的思緒不斷地在這個人身上打轉……

 

 

一日,慕皊在房間裡讓眼淚肆無忌憚地流著,邊將裝著小信的草莓圖案白色盒子用膠帶一層一層地黏貼住。書桌上的電腦螢幕,顯示著她的部落格頁面,但被密碼鎖定的文章一篇都不剩了。

 

『妳不要再提起我們的過去了好不好?』

 

這句話無情地在慕皊的腦海裡迴盪,那是剛才宥翔在電話裡以不耐煩的語氣說的話。

 

她只是想趁著宥翔主動與她聯繫時,向他提起她懷念的過去,想知道宥翔是否像她一樣珍藏著。然而,卻換來讓她如此心痛的回應。

 

面對這樣的他,她自己收藏著這些,又有什麼用呢?已經從兩個人的牽絆變成一個人的孤寂了,她難過地將屬於他的一切封存,逼著自己不要再去做無謂的回憶。

 

 

瘡疤,只會被越揭越大,如何能復原。

 

 

『你生日那天,可以見個面嗎?』按下傳送簡訊的確認鍵,她胸口沉悶地嘆了口氣。

 

她已經獨自走過沒有他陪伴的十六歲生日與西洋情人節,卻仍然不想錯過任何能見面的理由。

 

五月,他生日的月份,只想再見到他的面孔,雖然她明白那可能是她無謂的期盼。

 

手上感到一股震動,這次宥翔竟然迅速地回了她訊息。

 

『好,那天我再打給妳。』傻盯著手機螢幕,她有些受寵若驚的感覺,她即將可以見到朝思暮想的人了。

 

這次,是以什麼身份?前女友,好朋友,朋友,哥兒們,還是舊時同學?這每一個稱呼,都讓她不自覺地哀傷起來。

 

「熊娃娃……?」她想起去年的這個時候,她才將躺在教室近五個月的三百天紀念日禮物給了宥翔。那時,他還滿心歡喜地向她說,他每天都會抱著熊娃娃睡覺。

 

「現在,你還會抱著娃娃睡嗎?」外頭的月光照進窗戶,是該就寢的時候了。

 

心裡頭滿是失望卻又萌生起一丁點的期待,她鑽進棉床,只想好好地睡一覺,希望能在夢裡與他相會。只可惜,『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卻遲遲沒有呼應在她的身上。

 

 

 

事隔幾日後的傍晚,放學後的慕皊緊握著手機,在自己的臥房內來回踱步。

 

書桌上早已擱著一個小紙袋,深淺不一的棕色花紋在上頭交織成漸層的格子狀,亮粉的色澤似乎為這個日子添了一絲喜悅,裡頭躺著一張卡片及一盒包裝好的金莎巧克力。

 

六點整,宥翔的名字隨著一股震動顯示在手機面板上。

 

「喂?」第一聲震動還沒結束,慕皊便接起電話。

 

「我在妳家樓下。」宥翔的聲音仍然如記憶般令她熟悉,撲通撲通的心跳聲在她掛上電話後還靜不下來。

 

她拿起紙袋及家門鑰匙,模糊地向母親交代了幾句,便搭了電梯急切地下樓。

 

「嗨…好久不見。」生澀地向宥翔打了招呼,他的身影映入慕皊的眼簾。

 

好想念、好寂寞。

 

「好久不見。」她以為宥翔仍會以冷漠的態度對待她,但他嘴角的弧度令慕皊感到一股久違的暖意。

 

宥翔向她招了招手,往一旁走去,示意她跟上。

 

那些路途與景象,都讓慕皊重溫起回憶。

 

轉角處的補習班門口仍然矗立著飲料販賣機、鹹酥雞攤位散發著香氣、幼稚園內的燈光已經暗了一半、小吃店聚集著吃香喝辣的人們……直至記憶中的巷子,他們國三時每天晚上依依不捨的地方,宥翔始終走在她的斜前方,她低頭望著以往總牽著她的手,壓抑著想要再次觸碰他的心情……

 

如果伸出手勾了宥翔、牽了宥翔,他們的感情是否會有所改變?

 

他會回應她、拒絕她,亦或生氣、尷尬?

 

千百種結果在慕皊的腦海裡轉,但她只緊緊地將手握起來……

 

如果不克制自己,她真的會去擁住眼前這個她最捨不得的人。

 

然而,在他面前,她必須表現成他們是朋友。

 

沒錯,只是朋友。

 

 

「這是要給我的嗎?」暗巷的周圍人煙稀少,宥翔指了指慕皊手上的紙袋,露出一抹輕鬆的微笑。

 

「嗯,生日禮物!」她的臉上也跟著和諧的氛圍漾起笑容,「不知道要送什麼,只好送你一盒巧克力,禮輕情意重啦!」

 

路燈照著宥翔的側臉,他的眼神溫柔地讓慕皊以為那是她的錯覺。

 

「謝謝。」輕巧遞過紙袋的瞬間,慕皊的指尖觸到了宥翔的手,她的腦子閃過短暫的空白,又馬上接著開口。

 

「今天吃生日蛋糕了嗎?」他們隔著一大步的談話距離,但只要能這樣看著他,就心滿意足了。

 

「在學校的時候,同學有幫我慶生啊,還把奶油往我臉上砸!吼……」宥翔用指尖揉著自己的臉龐,嘴角都歪了,慕皊看得笑了出來。

 

「哈哈,砸得好啊。」她調皮地往旁邊跳了兩步,瞄著他像是被欺負而扭曲的表情。

 

「欸,一定要這樣嗎?我是壽星欸!」他指著慕皊的鼻子,像是要把她抓來教訓一番的口氣,而她將雙手牽在身後,向他做了個鬼臉。

 

這次的交流,少了肢體接觸及甜言蜜語,沒有分手的哀傷,也沒有尷尬,只像是兩個認識很久的朋友再度相遇,你一言我一語,簡單地聊著彼此的近況,真誠地傳達生日祝福。

 

他們都沒有表現出超過友誼的舉動,慕皊想著,也許宥翔的心是真的不會回來了,她決定讓這份眷戀隨風散去,打從心底地將它埋藏在回憶裡。

 

 

 

MSN即時通訊軟體,是這個年紀的他們最常使用的網路聊天方式。

 

「妳覺得妳放下了嗎?」曉漾發過來的一句淺藍色文字,讓慕皊琢磨了一陣子。

 

「不知道。」回應了簡短的淺棕色文字,她無奈地啜了一口剛泡好的阿薩姆奶茶,有著白底紅心圖案的馬克杯,溢出陣陣茶香。

 

「那妳跟之前提到的那個男生,有下文嗎?」曉漾的訊息再度發過來,電腦螢幕下方的工作列閃爍著,似乎另一個人的訊息也迫不及待地想跳出來。

 

「嗯……一直有在聯絡,會聊MSN啊。」她不禁露出一絲開心的微笑,但曉漾的回應讓她瞬間醒了過來。

 

「他不是有女朋友嗎?」她們所談論的他,便是半年前讓慕皊感到厭惡的那位輕浮男生,鄭宸濬。

 

「對啊……所以我很無奈……我好像有點喜歡他……」慕皊發出了幾個不開心的表情符號。

 

「妳不能讓另一個女孩傷心喔,不要做傻事。」

 

曉漾總是傾聽著她心裡的話,時時刻刻在提醒她,感情事不可以衝動,而慕皊嘆了口氣,敲打著鍵盤。

 

「知道啦。唉……其實我覺得我還沒有放下王宥翔……」

 

明明已經分手半年多了,但她的心思卻老是停留在無盡的思念,似乎已經沒有其他的異性能成功走進她的生命裡,除了最近令她有些心煩的鄭宸濬。

 

「上次跟他見面的時候怎麼樣?」

 

曉漾知道她在宥翔的生日時有跟他碰面,想著這些日子以來在失戀的漩渦裡打轉的慕皊,不免有些心疼。

 

「挺好的,像朋友。但看到他還是覺得有點難受……」

 

她將手肘撐在書桌上,揉著自己因為負面情緒而沉悶的臉頰,曉漾傳來一個微笑的表情符號。

 

「可能太深刻了……妳才一直放不下吧。」

 

 

 

是啊,太深刻了,那一年八個月的日子。

 

 

 

「妳有沒有想過,他為什麼跟妳分手?」曉漾的這個疑問,慕皊自己也很想找到答案。

 

對於她與宥翔最後的相處,她只記得當天晚上因為宥翔打電話給女同學而讓她感到自己被忽略,她不悅地選擇沉默,還有宥翔莫名其妙地粗魯吻她,僅此而已。

 

分手的理由,她已經問過宥翔不只一次了,卻得不到一個確切答案,漸漸地,她也不再執著於那些理由,總之,她就是被甩了。

 

「可能是為我著想吧,因為畢業以前他曾說過,擔心上高中之後他沒辦法在我身邊照顧我,還要我找新對象。」即使分手的事實始終是她心裡的疙瘩,但不可否認地,想起過去的點點滴滴,她深信他們曾經真心地相愛。

 

「這樣啊……他真有妳說的這麼好?」看著曉漾的文字,慕皊漾起微笑,記憶中的他確實那般美好。

 

「嗯。」

 

當她還在回味著尚未遺忘的記憶片段,曉漾的淺藍色文字再度發了過來。

 

「會不會……其實他是變心了?」慕皊從來沒有想過這樣的分手理由,所以曉漾的話並沒有影響到她的心。

 

應該說她太傻吧。

 

「不會啦,我覺得他不會。」此時,慕皊才注意到螢幕下方的工具列,鄭宸濬的聊天視窗一直閃爍著,已經被她忽略很久了。

點開一看,他總是那句,「在幹嘛?」

 

她想著曉漾要她與鄭宸濬保持距離,有婦之夫不可戲,免得引火上身。

 

 

 

宸濬一直以來戴在右手無名指上的,是他與女友的亮藍色對戒,但最近卻沒看見它的蹤影。

 

「我跟我女朋友分手了。」補習班,世界總是小到令人感到可怕,宸濬與慕皊這兩個月來,在這裡開始慢慢熟識。

 

想起他們第一次在補習班的樓梯間轉角遇見彼此,宸濬還看著慕皊「欸?」了半天,卻叫不出她的名字,與他第一次在教室後走廊叫住慕皊時的模樣相比,相差甚多。

 

「咦?為什麼?」她驚訝地轉頭望向坐在她身旁的宸濬,隨後將頭戴式耳機拿下,教室前方的電視機正播放著數學補課內容。

 

這個消息對慕皊而言不知是好是壞,好的是這代表她與宸濬似乎有發展的可能,壞的是宸濬的女朋友也許正面臨分手的難過。

 

「冷氣有點冷,妳穿我的外套吧。」宸濬像是忽略了慕皊的疑問,欲將自己的深藍色薄外套批上慕皊的肩膀,而她不自在地扭動了一下,將他的外套推開。

 

「沒關係,我不冷。」

 

體貼,宸濬一直以來對她都有一種曖昧的體貼,但這樣的體貼給了女友以外的人,什麼都不對了。

 

她心裡明白,宸濬的心也在遊走,只是他表達地很自然,而她自己則不斷地猶疑。

 

她明白與這樣的人相處必須保持適當距離,但孤寂的心卻讓她三番兩次地在宸濬身上找尋著宥翔的身影。他們的生日僅差一天,他們慣用的筆都是百樂的0.4mm黑色鋼珠筆,他們都有活潑外向的個性,他們在體育方面都有不錯的成績……

 

 

他們,都有一種能吸引她的特質。

 

 

有情人終成眷屬,也許能用來形容慕皊與宸濬。

 

雖然慕皊覺得自己是打從內心地喜歡他,也與他交往了幾個月,卻不由得會在一個人的時候,或是與宸濬吵架的時候懷舊。

 

升上高中二年級,她還記著自己與宥翔分手已經一年多了。

 

悄悄步入冬季,她的生日快要到了,即使身邊有個心儀的對象陪伴著她,卻不自覺地想起置於房間櫃內的那條對鍊。宥翔當時的心意,又開始催促著她懷念。

 

「今年,能收到你的祝福嗎?」通訊方便的時代,除了卡片以外,還有手機及網路能傳達訊息。

 

外頭的夜色被些許星光點綴,即將進入午夜,慕皊有些期待著能收到朋友們的生日祝福簡訊,她臥在被窩裡看著手機螢幕上顯示的時間緩緩前進。

 

『慕皊,生日快樂!』

 

『要天天開心喔,祝妳十七歲生日快樂!』

 

『又老了一歲了!生日快樂啦~』

 

果然,過了半夜十二點,慕皊的簡訊收件匣有些熱鬧。

 

當她欲將手機放回枕頭邊時,『1封未讀訊息』的字眼又跳了出來。

 

宥翔,是他傳來的。

 

『今日大壽星~妳的生日我當然沒忘記囉,祝妳生日快樂啦!原諒小弟我最近太忙,無法抽時間送妳什麼生日禮物,我相信妳可以理解的,哈哈哈!不過,最近有一首歌我覺得很好聽,可以當生日禮物送給妳啦,五月天的《突然好想你》,要記得聽喔!希望妳今天一~整天都過得很開心!哈哈哈,生日快樂。』

 

讀著喜悅的文字,她彷彿看到宥翔活潑的表情,胸口湧起一陣陣的暖意,眼角還閃著感動的淚光。

 

『突然好想你』,這個歌名映入眼簾時,讓她的心不自覺地悸動起來。

 

下一刻,她鑽出了被窩,坐到書桌前的座椅,打開電腦的電源,急切地想聽聽這首生日禮物。

 

跟隨著前奏、旋律、歌詞及MV的畫面,她的心不禁翻攪不已,那是她還想念他的證明。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 最怕朋友突然的關心

最怕回憶 突然翻滾絞痛著不平息 最怕突然 聽到你的消息

想念如果會有聲音 不願那是悲傷的哭泣

事到如今 終於讓自己屬於我自己 只剩眼淚 還騙不過自己

突然好想你 你會在哪裡 過得快樂或委屈

突然好想你 突然鋒利的回憶 突然模糊的眼睛

我們像一首最美麗的歌曲 變成兩部悲傷的電影

為什麼你 帶我走過最難忘的旅行 然後留下 最痛的紀念品

我們 那麼甜那麼美那麼相信 那麼瘋那麼熱烈的曾經

為何我們還是要奔向各自的幸福和遺憾中老去

突然好想你 你會在哪裡 過得快樂或委屈

突然好想你 突然鋒利的回憶 突然模糊的眼睛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 最怕朋友突然的關心

最怕回憶 突然翻滾絞痛著不平息 最怕突然 聽到你的消息

最怕此生 已經決心自己過沒有你 卻又突然 聽到你的消息──

 

 

 

當她已經不記得讓這首歌重複播放了多少次,才驚覺自己已經淚流滿面……

 

這首歌,是否代表著宥翔在想她?而她卻不敢這樣想。

 

她只知道每一句歌詞、每一份情緒,都完全符合她一直以來藏匿在內心深處的心情,卻被宥翔送的『生日禮物』徹底地翻了出來。

 

獨自一人吞著呼之欲出的秘密,慕皊感到好無助,怎麼身邊已經有宸濬陪伴的自己,卻仍然對舊情人念念不忘……

 

這是個殘忍的事實,然而,她仍會選擇再一次地埋藏。

 

 

 

季節輪轉的速度不會等待人的心。

 

幸福,慕皊是幸福的,因為宸濬疼愛她、寵她,使得她也忘卻了舊愛的傷。

 

也許,一開始,她只是因為宸濬身上那一點點宥翔的影子而喜歡他,但現在,慕皊已經將宸濬視為是『他自己』了。

 

他們交往了一年,因為宸濬的家庭管得不嚴,所以比起宥翔,他有更多的時間與機會可以陪伴慕皊,不論是出去玩、逛街、吃美食、讀書、玩社團等,他們幾乎都同進同出。再過一個月就要進入暑假,他們即將升上高中三年級。

 

一日,他們一如往常地在放學後待在圖書館念書,教科書、作業本、計算紙,凌亂又有序地散在他們面前,讀理組的宸濬偶爾會指導慕皊不擅長的數學,而讀文組的她也會用國文老師教的小撇步跟他互相交流。

 

當他們都專注於自己的書本時,擺在桌上的手機震動了,是傳給慕皊的簡訊。

 

「……王宥翔傳的。」慕皊才剛望向自己的手機,宸濬就已經將它拿了起來,點選進收件匣,而從宸濬嘴裡輕聲透露出的名字,是她已經許久未接觸的人兒。

 

「宥翔?他怎麼會傳簡訊給我?」她瞄著宸濬手上的手機螢慕思索著,而宸濬似乎將整個訊息看完之後,才將手機遞給了她。

 

「他說他後悔了。」宸濬的語氣不大好,他並不喜歡慕皊的前任男友。

 

誰會欣然接受自己女友的前任男友傳來的簡訊呢?

 

在慕皊與宸濬還是朋友的時候,她幾乎把自己與宥翔的感情歷史都分享給他了,當時,沒預料到自己會跟宸濬在一起,現在,想在他面前隱藏一些想法都來不及了,他知道過去的她有多麼渴望宥翔能回到她的身邊。

 

慕皊接過自己的手機,這封簡訊的字數頗多,但她只看見一個重點。

 

宥翔後悔跟她分手了。

 

然而,此時此刻,她的心已經屬於現在的男朋友宸濬。

 

宥翔的這聲後悔,她等了一年半才等到,但已經來不及了……

 

雖然她的內心萌起一絲可惜,但對於宸濬的感情絲毫沒有動搖,也許她明白,如果因此辜負宸濬,可能會讓她失去更多。

 

「不回他訊息嗎?」宸濬看著將手機放回桌上的慕皊,挑著眉問道。

 

而慕皊只是搖搖頭、微笑,「不用回。」

 

她知道,此刻不管她回了什麼,宸濬一定會要求拿去看的,所以她輕描淡寫地騙了他,打算回家之後再好好地回覆宥翔。

 

那封陳述著後悔與她分手的簡訊,在慕皊的眼裡,其實沒有隱含太多的情緒。宥翔也沒有要求復合,僅僅是把這個想法傳達給慕皊而已,也許,這也是他的另一種體貼。

 

回到家後,慕皊鑽進房裡,將書包隨手一擱就拿出手機,回了宥翔的簡訊。她對他已經不像之前那般離情依依、充滿不捨,她僅是平淡地向宥翔表示,現在的她與鄭宸濬過得很好,表示自己已經知道宥翔的心意了,並祝福他也能順利發展下一段戀情。

 

 

積極等待著他回頭的慕皊,已經停留在過去,宥翔這時候才追了上來,她的心,早已經不如從前。

 

 

 

曾經,她與他們信誓旦旦;曾經,她與他們說過永遠;曾經,她是他們的唯一。

 

 

深夜裡的無名氏電話,慕皊熟悉至今仍無法忘卻的一串數字,在撥打出的手機號碼前面加上『#31#』,僅是因為想再聽聽宥翔的聲音。電話另一頭輕聲的一句「喂?」就能勾起她的悲痛,卻也能悄悄地療癒她,因為宥翔一直是住在她內心深處的人,但那對她而言最美的愛情,只能在回憶裡輪轉,甚至寫不出漂亮的結局。

 

每當自己自私地想要得到安慰,或是突然想起他的好,她便會以這種方式打電話給宥翔,但她多麼希望對方知道,那是她求助、想念的訊息。

 

 

眷戀,總在她與宸濬楚得不好的時候來攪局,使她分不清自己對宥翔究竟是放不下,還是只是自己無謂地沉溺在美好的回憶裡。

 

 

 

一日,她為了抒發自己與宸濬的感情事,打了電話給宥翔,希望可以見個面、聊一聊。

 

「所以,妳覺得妳為什麼還要跟他在一起?」

 

夜晚,慕皊與宥翔並肩坐在附近公園的座椅上,慕皊抱著屈起的膝蓋,將臉埋進去,而宥翔對於她煩心地陳述自己與宸濬間的事情,仍然如從前那般耐心傾聽,並輕聲地拋出一個疑問。

 

「因為我得跟他同班四年!」就讀同一所大學甚至同班的慕皊與宸濬,已經是大學一年級了。她對於宥翔的疑問,不經思索地抬起頭回應他,但宥翔似乎對這個答案不滿意。

 

「為什麼妳不是說因為『妳愛他』,所以不跟他分手,而是因為『妳跟他同班』?」

 

慕皊思索著他說的話,微微垂下睫毛,將下巴靠在膝蓋上。

 

「因為……我覺得,同班又分手的話……很難看。而且我們的朋友群是同一圈的。」她似乎也不太清楚自己想表達些什麼,身旁的宥翔深深嘆了一口氣望向她、搖搖頭。

 

「第一個反應很重要,如果我問妳『妳愛他嗎?』,妳能在第一時間回答我『愛』,那代表你們之間還有可能。但如果妳猶豫了,即使只有一下下的時間,那都是妳不夠篤定自己是愛他的。我剛剛問妳覺得現在為什麼還要跟他在一起,妳竟然先說『因為你們得同班四年』,卻不是說『因為妳愛他』,那為什麼還要在一起?」

 

宥翔的一番話讓慕皊開始重新整理思緒,她似乎有些後悔剛才的回答沒經過思索。

 

「那,你再問我一次!」這次,她要說出因為她愛宸濬,所以即使相處不睦,也要繼續跟他在一起,但宥翔仍然微微搖著頭。

 

「這樣就沒有意義了,妳沒經過思考的第一個反應才是妳內心真正的答案。」

 

也許,她真的只是害怕分手後的他們又必須在學校遇見彼此,會痛苦、尷尬,才硬是撐著已經破裂不堪的感情。

 

現在的她沒有辦法篤定地說自己愛宸濬,但安於現狀的她不想改變任何事情。

 

宥翔的幾番問話似乎讓她更釐清了自己對宸濬的感情,那不是愛,只是不想面對分手而已。

 

然而,在她的感情路上,終點都僅在對方的『告知』之下而已,她從未握有分手的決定權。雖然對於喜歡了四年的顏楓,是她自己提出的分手,但最後卻發現他早已移情別戀於自己的好朋友;她深信著能永遠的宥翔,在上了高中以後也離她而去;而交往即將滿三年的宸濬也不顧以往地將她拋下,即使她為此哭得撕心裂肺。

 

這三個在她將近二十年的生命裡出現的男人,帶給她快樂,卻相對伴隨著加倍的痛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na 的頭像
Ena

愛到極致是放手。

E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