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這樣的關係也許對她而言安全一些。

 

她不期待與宸濬成為朋友,但卻更依賴起宥翔,畢竟他們的感情建立於原先根深蒂固的友誼。

 

然而,曾經互稱哥兒們的他們,所有的感情卻在分手的那一刻瓦解,讓慕皊始終無法澄清自己是否已經完全放下他。

 

十一年,慕皊與宥翔自小學三年級認識至今,已長達十一年,從陌生到熟識,再由熟識到陌生,纏著慕皊的似乎只是放不下的眷戀。

 

這對各自飛翔的鴛鴦約著飯局,但這次,僅僅是以朋友的身份。

 

 

 

Mr.J義法廚房,是以偶像歌手周杰倫第一部自導自演的電影『不能說的秘密』為藍圖打造出來的第一間電影主題餐廳,店內挑高六米的建築,有著舒適寬闊的用餐環境,接近傍晚時分的陽光仍溫柔地灑進大片的落地窗玻璃,這是宥翔一直以來想嘗試的一家餐廳,因為可以將他鍾愛偶像周杰倫的作品盡收眼底。

 

他們面對面坐於窗邊的雙人座位,充滿古典味的平台式鋼琴矗立於一旁,牆上掛著許多電影情節的畫面,鐵灰色的絨布沙發椅坐起來極為舒適。

 

他們靜靜地翻閱著有如琴譜般的菜單,這是他們從認識以來第一次單獨在外用餐,以前盼不到的畫面,現在確實地呈現在慕皊眼前了。

 

宥翔似乎比以前更會打扮,他的深棕色髮絲以髮蠟抓出層次,左耳垂閃著藍鑽耳環,即使菜單遮住他一半的臉龐,也遮不住他的魅力。也許是因為坐在眼前的宥翔是她長期以來眷戀的前任男友,些許陌生又熟識的他們坐於同桌,使她有些微的不自在,但心裡仍忐忑著喜悅。

 

餐廳裡連續播放著周杰倫每一張專輯的歌曲,似乎能感受著他的歌聲從青澀轉為成熟。

 

宥翔紳士般地以刀叉切著黑色方盤中的嫩肩牛菲力,沾上蒜酥黑松露醬汁後放入嘴裡,一邊嚼著一邊注意到慕皊口中正跟著旋律唱起歌詞。

 

「妳怎麼知道這首歌?」其實,當時的慕皊只覺得旋律及歌詞很熟悉,但沒有馬上想起來這首歌的歌名,只是笑了笑。

 

「我聽過啊,我還記得你以前跟我說的那首『妳聽得到』。」

 

記得,與他經歷的一切她一直都努力地記著,深怕遺忘。

 

但嘴裡哼著的這首歌與宥翔是無關的,而是宸濬在追求她的時候送她的一首名字為『暗號』的歌,然而,她卻沒在第一時間想起來。

 

「妳還記得喔?」聽到慕皊提起以前交往時自己送給她的歌,宥翔似乎有些驚訝,他們相視而笑,慕皊也啜了一口水蜜桃冰茶。

 

外頭的天色漸漸暗了,街燈亮了起來,如此的氛圍使他們之間溢著一股柔情。

 

兩份餐後甜點被身著電影女主角制服的服務生送來,慕皊嘴裡品嚐著巧克力幕斯蛋糕,而置於宥翔面前的黑盤裡盛著一塊白色及淺綠色相間的檸檬蛋糕,已經被宥翔吃了一部份,不過上頭的愛心形狀白巧克力仍完好如初。

 

「這個給妳。」他將自己吃一半的蛋糕推到慕皊眼前,「愛心的喔,留給妳。」

 

慕皊瞥了他一眼,也將一半的巧克力慕斯蛋糕遞到他的面前。

 

「這麼好,還留給我。」這塊心形白巧克力片還真讓她捨不得吃,也許宥翔的這個行為沒有特別涵義,但她偷偷地希望那隱藏著弦外之音。

 

「吃完來拍照吧。」合影,也許在情侶之間、朋友之間,是一件極為平常的事情,但他們從認識至今的合照屈指可數。即使是不同身份了,也可以一起照張相紀念吧,慕皊說道。

 

宥翔爽快地答應,起身坐到慕皊的身旁,彼此拿捏著之間的距離。

 

為了把兩個人的臉擠進鏡頭,那是自他們分手以後第一次離彼此的臉龐那麼近,每按下一次相機快門,他們便會拉開距離看著照片、有說有笑。

 

慕皊不敢跨越那道朋友的界線,但宥翔的一舉一動卻著實令她有些緊張。

 

當持著相機的宥翔倒數著「三、二、一」,他突然將手擒住正面對著鏡頭的慕皊的雙頰,向他的側臉靠了過去,差一點點就要碰在一起了,這個舉動使慕皊的心一顫,隨著相機『喀擦!』一聲,他們又再次地拉開彼此的距離,照片上的他們仍然顯得很自然,完全沒有透露出慕皊的任何情緒。

 

也許,這就是他們一直以來的默契,即使許久不見彼此,卻能保持最真實、最自然的自己。

 

 

 

那天晚上,也是慕皊第一次坐上宥翔的機車後座,即使只是從捷運車站回家的路程,也讓她不禁細細地琢磨著。

 

「到了。」慕皊隨著宥翔貼心地將車身稍微傾斜下了車,將安全帽拿了下來,她覺得自己還沒有跟宥翔敘舊完,還有好多話還沒說。

 

「好早,現在才九點。」宥翔接過她手上的安全帽,慕皊望了一眼腕上的錶,透露著自己想『續攤』的念頭。

 

「還是……我們去走走?」見宥翔一眼就能讀出她的目的,她掩不住笑意地頻頻點頭。

 

「好啊,要去哪裡?」在安全帽面罩底下的表情認真地思考著。

 

「去河堤吧。」宥翔提議道。

 

他伸出手,自然而然地將安全帽戴到慕皊的頭上,還動作輕柔地替她扣上扣環。

 

慕皊似乎有些驚訝,卻沒有阻止這有些曖昧的舉動,只是癡癡地望著他不發一語。

 

 

沒有了那層關係,顯得彼此互動時總在界線附近遊走。

 

 

夜晚的河堤亮起幾盞燈光,但仍然很昏暗,使他們無法完全看清彼此的臉龐。

 

偶爾會有些人經過、在那裡散步,而他們坐在一旁聊著天,也忘卻了時間。

 

「欸……」綿長的一聲呼喚,訴說著沉在慕皊心底的惆悵。

 

「你到底……為什麼跟我分手啊?你從來沒告訴過我原因,我就被你甩了。」慕皊窺望向宥翔的臉龐,他俊俏的側臉在昏暗的燈光下露出微微弧度的嘴角。

 

「其實那天發生什麼事,我也不記得了,我只記得那天我很不高興。」他望著遠方,河的另外一頭的幾棟建築物仍有幾處亮著燈光。

 

「是嗎?我記得一清二楚。我們那天一起上補習班,下課一起搭捷運回家,可是你就打電話給你的『女生』高中同學,講了很~久,所以我就生氣了,不想跟你講話。從捷運到公車到下車都不想理你,後來你還……唉!反正,那天晚上我就被甩了。」那個吻,不提也罷。

 

宥翔轉頭望向她,從她嘴裡說出來的這些,他似乎感到很模糊。

 

「我有打電話給我同學?講了很久?」慕皊聳聳肩,分手當天被宥翔忽略的感受,她想忘,卻仍然留在腦海裡,但現在她已經能像陳述故事一般地提起從前。

 

「對啊,你忘了?」宥翔抓了抓頭,尷尬地笑了笑。

 

「我完全……不記得了。妳那時候……看到我傳的簡訊……很難過嗎?」他將頭低了下來,側著臉打量著慕皊的表情。

 

「很難過啊!我半夜躲在浴室裡哭了很久,眼睛還腫得跟外星人一樣!」撕心裂肺的痛,歷歷在目,但她自嘲般地回應著宥翔,還直直盯著他的雙眼、笑著。

 

宥翔看著這樣的她,瞇起了雙眼望著地上。

 

「對不起啦……」這聲道歉,又讓慕皊心裡泛起漣漪,怎麼內心對於宥翔的每個反應都騙不過自己,她好無奈。

 

「其實,我那時候喜歡上我們班的一個女生了。」終於聽到了分手的真正原因,是慕皊從來沒想過的『變心』。

 

她努力地想掩飾這句話對她造成的打擊,卻無法將胸口的糾結感撫平,她挑了挑眉、笑了。

 

「啊~原來是這樣啊!太過份了吧,我一直覺得你不會變心耶,哈哈哈!你應該早一點跟我說,讓我死心!那你跟那個女生後來有在一起嗎?」

 

 

要是再不笑,她可能就會哭了。

 

 

慕皊信任的事物正在逐漸地崩塌,她這時才發現自己的天真其實是一種盲目及愚蠢,這個隱藏了這麼多年的分手理由,讓她此刻只想躲起來。

 

畢竟,她曾經是那麼地相信他。

 

「沒有,我一直都沒再交到女朋友。我朋友都損我這是我甩了妳的報應!」他也自嘲地笑了。

 

慕皊都已經與男友在一起快三年、也分手了,而她時不時眷戀的宥翔,卻訴說著這些年他都一個人。

 

「沒這麼嚴重吧。」她問著宥翔這四年來遇到些什麼對象,如何進展,最後如何收場,而大部份都是他喜歡別的女生,但對方卻只把他當朋友。

 

他們的確像多年不見的好朋友,無話不談。

 

「你知道我高一的時候,把我們的事情寫成一篇很像小說的文章嗎?我貼在我的部落格。」慕皊站了起來,身旁有人騎著腳踏車緩緩經過,她望向宥翔的雙眸。

 

「真的假的?我不知道!它還在嗎?」宥翔露出她預料之外的興奮之情,她不禁笑了出來。

 

「我早就刪掉了。」看著宥翔懇求的樣子,她真的覺得很有趣。

 

「啊?為什麼要刪掉~我都還沒看過!妳再寫一次啦~」望著他這個有些可愛的模樣,她回想那時候的自己,想趁著記憶還很深刻的時候將他們之間的點點滴滴紀錄下來,才在部落格寫下那篇文章,她當時多麼希望宥翔有看到那代表著思念的文字,然而至今她才知道,宥翔根本沒看到。

 

「因為你那時候對我很冷淡,叫我不要再提起我們的過去,我太難過了,所以全刪了!我才不要再寫一次,早就忘了。」說實在地,她也很後悔自己將文章刪除了,一去不復返啊。

 

「我好想看~如果文章還在的話,我一定會拿給我朋友看!告訴他們『這是我前女友寫的!』,哈哈哈。如果妳以後再寫一次的話,一定要給我看!」宥翔滿臉得意地笑著。

 

身為他的第一任女友,這也算是他給的一種肯定,所以慕皊感到很窩心。

 

「話說,你跟我提分手之後,都沒有想要跟我復合嗎?」慕皊再次坐回宥翔的身旁,她想把這些年來沒弄清楚的事情一次說完。

 

「沒有……那時候就只想分手。」宥翔的這句話還真是一針見血。

 

「我等了你好久耶,分手後我一直都處在『你如果跟我提復合,我一定會答應』的想法,痛苦了半年、半年耶!」她的確痛苦了半年,一直在等著宥翔回頭,但等到的卻只有冷漠。

 

「我真的沒想到妳會難過這麼久。」他當時幾乎每一次都拒絕她的來電、忽略她的簡訊,只在自己想關心她的時候主動聯繫,又怎麼會知道慕皊的心情。

 

「那後來為什麼傳簡訊跟我說你後悔了?」那都已經是她與宸濬在一起幾個月之後的事了,卻突然收到宥翔敘述著後悔分手的簡訊,那份驚訝她也仍記著。

 

「那個啊……就有一天睡覺的時候做夢啊,夢到我跟妳復合了,醒來發現只是夢,我就在床上哭了,想著為什麼當初要跟妳分手,就後悔啦。我也知道妳那時候有男朋友了,可是就是想要跟妳說。」

 

這個答案令慕皊稍稍瞪大了眼睛,一個夢境就讓宥翔後悔了與她分手,這個夢境怎麼不早一點來找他呢。

 

她靜靜地可惜著,沒注意到宥翔緩緩地靠近她的耳邊。

 

「如果……我現在說,我想要再跟妳在一起,妳會怎麼樣?」她的心開始激烈地跳了起來,因為當她回過頭望向宥翔,他正以一種認真及肯定的神情近距離注視著她。

 

「啊……?」她不知道自己那一刻究竟露出了什麼表情,驚訝?尷尬?期待?喜悅?當她還在懊惱地思索著該怎麼回應,只聽見宥翔豪邁地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妳好認真喔!該不會當真了吧?我開玩笑的啦!」她似乎被宥翔嚇了一跳,她一邊微微皺起眉頭,一邊不禁抽動著嘴角想笑出來。

 

「什麼啊!好笑嗎?嚇死我了。」

 

在她內心深處有一部份是渴望與他再續前緣的,但她更害怕過了這麼多年沒有密切相處的他們,最後仍免不了再次的分離。

 

所以,她的確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雖然宥翔的話令她鬆了一口氣,但也帶來淡淡的失望。

 

「天啊,竟然快十二點了!」宥翔的提醒也讓慕皊驚覺時光過得飛快。

 

他們站起身來,地面上映著他們倆的影子。

 

他們一前一後地離開河堤,往機車停車場走去,而慕皊聽見身後的宥翔喚住了她。

 

「欸。」她轉過身,發現宥翔與她有著幾步的距離,她朝他走了過去,望著宥翔有些閃爍的眼眸,似乎流露著一股熟悉的溫柔。

 

「我可以對妳做一個要求嗎?」深夜,周圍格外地寂靜,天上的點點繁星打量著他們,微黃的路燈照著他們倆的表情。

 

「嗯?」她有些緊張地猜想著宥翔要說的話,是想要求她跟他在一起嗎?還是想要求她親吻他?但她沒發現那是她自己所期望的。

 

「妳可以……讓我抱一下嗎?」看著宥翔將雙臂敞開,她的心漏跳了幾拍,她害羞地勾起嘴角,卻搖了搖頭。

 

「不要吧?很奇怪耶。」她倒退了幾步,示意自己的拒絕,而宥翔也尊重她的反應。

 

「好吧。」這次,宥翔走在她的前面,他們到了機車停車場,宥翔打開車廂拿出安全帽遞給慕皊,她接了過來猶豫了一下,又將它放回車廂裡。

 

「欸。」她望著宥翔充滿疑問的臉龐。「可以,給你抱一下。」她用有些微弱的聲音說著。

 

而宥翔微微一笑,朝她靠近了一步,他們的胸口逐漸地貼在一起,宥翔輕輕地環住她的肩膀,而慕皊也伸出手環向他的背脊,將頭靠在他的肩膀上。

 

 

久違的擁抱,卻一樣地溫暖。

 

 

他們一開始仍小心翼翼地觸碰著對方,後來寂靜的氣氛讓他們更加重了擁抱的力道,時間似乎靜止在那一刻。

 

慕皊感到眼眶裡有些淚水在打轉,可能是一種感動的滋味吧,她一直渴望能再被他緊緊地抱著。

 

「怎麼了嗎?」宥翔似乎聽到她有些鼻塞的聲音,稍稍鬆開了手俯望向她,她搖了搖頭,不想流露太多的情緒。

 

「沒事,走吧。」她多麼想再次緊抱住他,但她已經沒有任何理由了,所以僅是笑了笑,自己拿起安全帽並戴好。

 

夜晚的風有些許涼意,宥翔騎著機車載她回家,兩人似乎都對今日的相聚很滿意,但天下無不散的筵席,下一次單獨聚會的日子也遙不可及。

 

慕皊回到家後仍細細回味著今日的點滴,許多她沒說出的話、沒弄懂的事,還有以前只能想像在心裡的事,都在今天有一個算是圓滿的落幕了。

 

宥翔仍然會在她的記憶深處,不會淡去。

 

 

 

在二零一二年的十月之前,慕皊一直以為她與宥翔能是一輩子無話不談的朋友,能是可以想聊天的時候就無拘束地聯絡他的哥兒們。

 

但夢再美好都會有醒來的一刻,硬是吵醒她的夢的關鍵是宥翔女友的出現。

 

那個夜晚的感動與難過,慕皊似乎永遠都不會忘記。

 

「其實,我這次找妳,是有事情想跟妳說。」社群網站的聊天室顯示著半夜一點半,他們才剛雀躍地聊著彼此的事,但那似乎只是宥翔在鋪陳的一部份。

 

「嗯?」能在任何管道上跟宥翔說上幾句話,不管是敘舊還是分享現在的事,都是慕皊快樂的來源,但宥翔這次令她有些疑惑。

 

「我不想要我女朋友跟她的前男友聯絡,所以,我覺得……」

 

看著他的文字,在電腦前的慕皊屏住了呼吸。

 

「停,我知道了。」送上的微笑表情符號,在掩飾她的落寞。

 

「其實,有時候還是想問問妳最近過得怎麼樣,但,我不希望她這樣,所以,我覺得我不該這樣。」宥翔對於現任女友的細心與真心,使慕皊有些醋味,但這樣的宥翔就是她曾經深深愛著的宥翔。

 

「我知道。」她懂他的體貼,比誰都懂,但也許某一天就會被他的現任女友給超越了。

 

「那,等到我下次主動找妳的時候,就是我又恢復單身的時候了。」這代表著他將會有很長的時間不會與慕皊聯絡,她不得不承認她有些受傷。「妳會覺得我這樣,很討厭嗎?」宥翔試探性的文字刺著慕皊的心,不討厭,但她好嫉妒。

 

「不會,我只會覺得你很愛你的女朋友。」當初他對自己的呵護與愛,現在有了幸運的另外一個人可以慢慢感受了,但是,遭殃的卻變成是她,因為他的體貼,使得她身為前女友的角色變得令人感到刺眼。

 

「我也不知道能跟她在一起多久,也沒把握。我只知道要盡我所能地做好男朋友這個角色,就這樣,順其自然。」他的這番話,讓慕皊覺得他更成熟了。

 

「你知道嗎?你是我的『最』,但現在你要變成別人的『最』了。我回想起跟你的過去的時候,真的覺得那是一段很好的回憶。」最愛、最珍惜、最喜歡,她不知道哪個才能貼切地形容她的感覺,所以只說了一個『最』字。

 

「因為那時候的我,是真的很用力地在愛妳,用盡全力。所以妳這樣覺得是應該的,哈哈哈哈。」這串文字映入眼簾的那瞬間,慕皊的眼淚奪眶而出。

 

「你害我哭了。」她這次,不想隱藏任何情緒。

 

「別這樣嘛,跟妳掏心掏肺就哭了,不過我想妳應該也一邊在笑吧?」

 

的確,他總是像有第三隻眼在看著她一樣,完全能了解她。

 

「因為感覺以後你會從我的生活中消失。」她真心不希望宥翔再主動與她聯絡,因為那將代表著他恢復單身,她可不捨得他傷心難過。

 

「我想問你啊,這段時間裡,你想到我的時候,我是說『如果』你有想到我的時候,你的腦子浮現的畫面是什麼?」由於他們相處的畫面在某些時候會像電影一般地在慕皊的腦海裡播放,所以她很好奇,對方是否也跟她一樣。

 

「哈哈,好問題。嗯……畫面是,我們不用多說什麼就知道對方在想什麼的時候,或者是很有默契的時候。」

 

她懂宥翔的語言,她真的懂。

 

「我今天好感動喔。」半夜三點多,她仍留連在網路上,因為這可能是她最後一次與他談話了。

 

「感動什麼?」慕皊想,他一定也懂的。

 

「感動被我放在一個特別位子的人,他也跟我一樣。」她明白自己現在是單身,說什麼話都可以自己承擔,但宥翔不是,他已經有女朋友了,她說的話也許會帶給他困擾,但她不想再藏匿。

 

「當然,妳是我的初戀耶。」宥翔似乎也想在今晚把一切說完,而這一切都暖進慕皊的心底。

 

「想告訴妳,雖然這都是很久之前的事了,但每次跟別人提到妳,我的初戀,我總是很驕傲,因為我們在一起很久,而且我知道那時候的妳,很愛我,非常非常地愛我,我都不確定這輩子能不能再找到一個比那時候的妳還愛我的女孩,或許過程有很多波折,很多那時候的我們不該經歷的,但我們都走過來了,雖然最後還是回歸朋友,但在我心裡,對於我們的過去,我是真的,很滿意。好啦,這是我真心誠意的Ending,哈哈。」

 

 

那她這一輩子,能不能再遇到比那時候的宥翔還愛她的男孩呢?

 

 

Ending,始終得走到這一步。

 

「我很開心,也很感動。感動,你知道那時候的我,非常非常地愛你。」

 

以前的他們年紀還小,不懂什麼是愛,只知道把所有的心思與精力放在對方身上,盡力地為對方著想、付出。

 

那些曾經,都是慕皊的寶藏。

 

「欸,我也是很愛妳的,妳知道吧?」明白,這件事情只有她一個人最清楚明白。

 

「謝謝你,給我太難得與值得紀念的回憶。」半夜三點半,早該是就寢的時候,再怎麼依依不捨,也會走到結局,總會有一聲晚安或再見。

 

「要過得開心,無論如何,我都希望妳是快樂的。晚安,我會記得今晚的。」宥翔一直保持著真誠的態度,她知道那是他的真心。

 

「好,我會的!我希望,你也是如此。晚安。」送出的微笑表情符號實際上卻百感交集,她想大哭一場,卻幸福地找不出理由。

 

她此刻的幸福來自於前任男友,一個已經有了女朋友的前任男友,然而,令她幸福的似乎僅僅是美好的過去、她珍藏的回憶。

 

她靜靜地拿出久違的米妮日記本,翻閱著這些日子以來她想念著宥翔的心情與秘密,再將今晚的一切感動紀錄下來。

 

 

 

在慕皊的心裡,宥翔一直都是她的『最』,當他最後問慕皊還有什麼話想對他說,慕皊只說了,要求他想念她也挺奇怪,但他馬上回應,他懂慕皊想表達的。

 

慕皊從來不會懷疑他,在最後一次的談話仍然如此,即使她不說,他也一定懂的。

 

然而,這個人從那年那天開始,似乎就消失在她的生命之中,那種感覺,就像再次地失去他一樣。在意,才會使她感動、使她難受。

 

 

 

在平均七十年的壽命中,人類的心臟跳動了二十五億次,並且只在兩次心跳之間獲得短暫的休息。我想,那並不叫休息,而是我們被深深感動過的片刻。

 

美麗嬌豔而色彩繽紛的花朵,帶著生氣勃勃的氣息,像似花朵正盛開時期的年輕男孩與女孩,那些年、那個年紀的王宥翔與楊慕皊,共同譜出青春的曲調,帶著快樂、天真、悸動、悲傷。

 

愛,已走到分岔的十字路口,各自曲折、各自寂寞。實屬難得的價值,在於他們彼此有共同的默契將這段回憶珍藏著,有如周杰倫的那首『退後』──最美的愛情,回憶裡待續。

 

《花樣‧第二季‧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na 的頭像
Ena

愛到極致是放手。

E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