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圖源:Midnight Cinderella 遊戲截圖,引用排行榜公主圖片,公主名稱:Asuka)  

 

 

原本以為艾倫篇的翻譯我會難產

沒想到愛是這麼地偉大

我上了一天班之後還坐在電腦前把文字翻譯好整理好了!!!

 

自己都覺得感動萬分啊!!!

在這裡分享給大家

劇情活動【Forget Me Not】  艾倫篇的甜蜜線

其實以跑活動的順序來說我是先跑艾倫才跑里奧

不過我先翻譯了里奧 也先給大家看里奧劇情

不過認真覺得他們不愧是雙胞胎啊!!

劇情有點相似啊啊啊

好了 請大家開心閱讀

 

 


 

 

(嗯?我在哪裡?)

我打開沉重的眼皮,周圍的景物慢慢清晰,看到吉爾站在一旁。

 

「您還好嗎?」吉爾一臉擔心地說。

 

「吉爾……」

(我不是正在前往歌劇院的路上嗎?)

 

我正覺得疑惑,吉爾溫柔地將我臉上的髮絲撥開。

 

「打雷與閃電嚇到了馬匹,牠們失控了,導致馬車翻覆……」

 

「怎麼會這樣?所以發生了什麼事?」

 

「您的頭部受到嚴重撞擊,醫生很擔心您的狀況。不過──」

「您現在可以正常說話了,我想您已無大礙。」

 

吉爾微微一笑,我緩緩點頭,視線移到了吉爾身旁的那個人。

他的腰際上有佩劍,我想……他看起來是騎士。

他的表情很嚴肅,而且感覺很擔心我的樣子……

 

(但是你是誰?)

 

「嗯……抱歉,請問你是……?」我不禁愣了愣,緩緩開口。

 

「怎麼回事……?」吉爾輕皺起眉,喃喃說著。

 

他發現我正一臉疑惑地看著他身旁的人,他的眼神飄移了一下,然後有點驚訝。

 

「難道您不認得艾倫殿下嗎?」

 

「艾倫?」

我的聲音迴盪在這寂靜的房間──

 

「妳……」

 

那位男子也驚訝地看著我。

 

我真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氛圍這麼奇怪。

此時吉爾再度開口,將我的注意力轉向他。

 

「嗯……也許您現在需要多休息。」

 

「好,我知道了。」

我還是覺得眼皮很沉重,全身筋疲力盡。

我再度閉上雙眼,不知不覺又沉沉睡去──

 

 

夜裡,窗簾被風吹打著的聲音,將我吵醒。

(我覺得我好像已經睡了好久好久。)

 

身體似乎輕鬆了點,我慢慢地從床上坐起身子。

我爬下了床,走到窗戶旁邊,然後往下望去,看了庭院裡有個人。

 

(那是──)

 

 

我離開了房間,往庭院的方向走去。

 

(我之前醒來的時候,吉爾說他的名字是艾倫,沒錯吧?)

 

「不好意思……」遲疑地叫出了那個人的名字,而他轉過頭來。

 

他的神情跟之前一樣嚴肅。

 

「很謝謝你……之前那麼關心我。」

 

「沒什麼。」艾倫聳了聳肩,踏步離開,又停了下來。

 

「喂。」

 

「咦?」

 

艾倫皺著眉,喚了我一聲,然後遞給我某樣東西。

 

「妳在馬車上,掉了這個。」

 

「唔!」

 

那是我在去歌劇院的路上時,戴在脖子上的懷錶。

 

「謝謝你。」

 

我對艾倫笑了笑,試著將懷錶戴上。

 

(嗯?)

 

我摸索著鍊子的扣環,卻戴不上去……

然後艾倫輕嘆了一聲,將手伸向我。

 

(唔……)

 

頓時,他的手讓我覺得很溫暖,我抬頭望向他,

那瞬間,我驚覺我們的臉離得好近──

 

他凝視著我的眼神帶著一股熱切的感覺,

那樣的眼神接觸,彷彿時間靜止……

月光灑落下來,讓他的眼神閃閃動人,

但他的那眼神卻又帶著一絲悲傷──

 

(為什麼你要這樣看著我……?)

 

「啊……我、我可以自己戴的。」

 

我開口打破沉默,而艾倫瞇起了他的眼睛,眉頭深鎖。

 

「妳真的……」

 

 

「妳真的……」

 

艾倫眉頭深鎖,輕嘆了口氣,

我還正疑惑著,他又接著說。

 

「算了,當我沒說。」

 

他將我的懷錶戴好,手放了下來。

 

「再會。」

 

他轉身離去,而我看著他的背影,發現我的心跳得好快──

 

(這是什麼感覺……)

 

我無法理解為什麼此刻我對於艾倫的存在,有這種奇怪的感覺。

我也轉過身,準備回房──

 

 

幾天後,我在繁忙的公務中稍作休息,

尤利為我帶來他剛泡好的熱茶。

 

「嗯?您的懷錶?」尤利傾身向我,驚訝地看了看我胸前的懷錶。

「它的指針停在十二點整呢。」

 

「是嗎?!」

 

我將懷錶捧在手上,發現它真的停在了十二點。

 

「我簡直不敢相信它居然壞了,艾倫盡力把它帶回來給我的。」

 

「嘛,何不請艾倫大人幫忙呢?他的手很巧的。」尤利笑著建議。

「這時間他應該在馬廄。」

 

我抬頭看了一眼時鐘確認一下時間。

 

(嗯,距離我下一個公務還有一些時間。)

 

「好。」

 

我對尤利笑了笑,將茶杯置於桌上。

 

「祝好運囉。」尤利朝公主揮揮手,笑得很燦爛。

但是公主走出房間後,他的表情轉瞬沉重了起來……

 

 

「艾倫?」

我來到了馬廄,看到艾倫正在那裡為馬兒梳毛,

他抬頭看了我一眼,點點頭,沒有說任何一句話。

我走了過去,遲疑地開口──

 

 「嗯……我的懷錶,不動了。」

 

我遞出懷錶,艾倫停下了梳毛的手,皺著眉盯著我的懷錶看。

 

「那沒關係。」

 

「嗯?!」驚訝貌。

 

「就讓它維持那樣吧。」

 

(什麼意思?)

 

我困惑地低頭看著手中的懷錶,此時,艾倫遞出一把刷子。

 

「不用在意那個,如果妳有空,過來一起幫我。」

 

 

我開始照著艾倫教我的方式為馬兒梳毛,可是沒多久就覺得好累……動作停了下來。

 

(原來為馬兒刷毛,會這麼累啊……)

 

休息片刻後,我再度抬起手要繼續刷毛,

此時,艾倫從我身後伸出手,覆在我的手上,微微一笑。

 

「讓妳為馬梳毛太久,妳總是會覺得太累。」

 

「什麼?!」公主驚訝。

 

(總是?可是這是我第一次做這事……)

(你這麼說的意思是……難道……)

 

「艾倫常常跟其他人一起這樣為馬兒梳毛嗎?就像現在跟我一起一樣?」

 

我轉頭看向艾倫問著,艾倫的眼神閃過驚訝地望著我

他沒有說話,但我覺得他神情有點難以言喻……

我還在想可以怎麼打破沈默的時候,聽到尤利從遠方呼喚我的聲音。

 

「噢,抱歉,我得走了!」我笑了笑,朝馬廄的門口走去。

 

「喂。」

 

艾倫突然抓住我的手,阻止了我的離去……

 

「唔?!……」

 

我回過頭,腳步沒站穩,艾倫突然把我拉了過去,將我緊緊抱在他的懷裡……

 

「……艾倫?」

 

他抱著我的手臂更加收緊了些……

我僵硬地站在那裡,覺得很困惑,還有點迷惘。

那麼一瞬間,艾倫手指一緊,低沉地聲音在我耳邊響起……

 

「為什麼妳忘了……」那音量似乎只有我聽得到──

 

「……艾倫?」

 

艾倫低啞的聲音聽起來好悲傷,我頓時不知道怎麼回應……

他突然放開了我,眉頭依然緊鎖,低頭望著地板……

 

「抱歉。」

 

(什麼原因讓你看上去這麼傷心……?)

 

我的心開始覺得慌亂無助,胸口裡鼓動著我的困惑,甚至還有更多的情緒。

 

「嗯……沒關係。」我小聲回應艾倫,然後轉身快步離開了馬廄。

 

 

我穿過庭院的時候,想著得快點回去執行我的公務,

可是方才艾倫的神情,他抓住我──抱住我的時候──

 

他的樣子……

在腦海不斷重複……

 

(艾倫……為什麼你要那樣抱我……?)

 

耳邊似乎響起自己的心跳聲,我好像突然瞭解了什麼。

 

(我還是不太明白那是什麼感覺,但是……)

(我想……我希望你能一直像那樣抱著我……)

 

一想到艾倫難過的表情,我的內心深處覺得好痛……

 

(我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

 

突然,我頸上的懷錶鍊子鬆脫、掉在地上。

 

「唔!」

 

我蹲下身來撿起了它,盯著那懷錶看……

 

(也許十二點整實際上代表的是……)

 

我看著懷錶,朦朧的記憶開始慢慢浮現……

 

(等等──這代表什麼意思?)

 

我嘗試著回想、再回想,

但是最後……我只能輕嘆口氣地放棄了。

 

(不……我居然什麼都想不起來……)

 

當我站在那裡陷入懊惱,我聽到尤利充滿朝氣的呼喚。

 

「原來您在這裡,艾娜大小姐。」

 

「啊,尤利。」

 

我抬起頭,發現尤利笑笑地看著我。

 

「該是您執行下個公務的時間了。」

 

 

艾倫離開馬廄之後去找吉爾。

 

「很顯然地,公主只把與您的事情忘了,艾倫殿下。」

 

辦公室裡,艾倫只靜靜地站在那裡聽著吉爾說話。

吉爾望著艾倫,嘆了一口氣。

 

「雖然這並不會影響到她處理公務,但是……」

「您確定不告訴公主,有關於她失去對您的記憶的事嗎?」

 

艾倫直直望向吉爾。

 

「告訴她,有什麼好處嗎?」

「除非她自己想起來 否則這樣做只會讓她更難過。」

 

……

 

我處理完公務之後,走在宮殿的長廊上,我抬起頭,看到艾倫走進書房。

 

他的神情看起來好嚴肅,拳頭握得好緊。

 

「艾倫?」

 

我輕聲喚著他的名字,並緩緩走向他,她聽到我的聲音後回過頭。

 

他瞇起了眼,神情看起來很蕭條。

 

(很少看見騎士像這樣來書房?)

 

「發生什麼事了嗎?」我問。

 

艾倫低頭看我,微微一笑,笑得有點無奈的模樣。

 

「嗯,有一點小事。」臉上的表情緩和了些,他伸出手捧起我胸前的懷錶看了看。

 

「艾倫?」

 

我疑惑地望著他,而他盯著那懷錶……

過了一會兒,他將懷錶翻到背面,打開了上面的螺絲。

 

「是時候讓這時間繼續往前走了。」

 

「咦?」

 

我從他手上拿回懷錶,想起了我們在馬廄的對話。

 

(你是因為我的要求而幫我修理嗎?)

(可是你不是說──就讓它維持這樣就好了?)

 

「謝謝你。」

 

我向艾倫笑了笑,他伸出手輕輕拍了拍我的頭。

 

「再會。」他也笑了,這次的笑容不像先前那樣憂傷了。

 

他從我旁邊走過,往走廊遠處走去,同時,我的懷錶發出了搭、搭、搭、的聲音。

 

(噢!他修好它了)

 

我很開心,但是我的心跳隨著一聲聲的滴答聲,變得好快……

 

(嗯?!)

 

我心跳的聲音、艾倫的腳步聲、懷錶滴答滴答的聲音--似乎在我的腦中混在了一起。

 

(我覺得我好像……)

 

突然--

 

「艾倫,等等--!」

 

我幾乎不假思索地叫住了他,懷錶被我緊緊地握在手裡。

艾倫的腳步聲停了下來,雖然那腳步聲似乎還在我腦裡迴盪……

 

我慢慢地轉過頭,發現他看著我,我有些猶豫地緩緩走向他,筆直地望向他那火紅的雙眸。

 

「我覺得我好像……我好像忘記了什麼很重要的事。」

 

(而且我覺得,那是一件與你有關的事。)

 

我好像快想起了什麼,可是卻摸不著邊際。

心裡的聲音一直督促著我,我向前幾步,將手撫上了艾倫的臉頰--

 

當我觸碰到他的臉頰時,艾倫瞇起了雙眼,他將手覆在了我的手背上,將我一把拉向他。

 

「妳……」

 

突然,他低下頭吻住了我的唇──

驚訝之下我幾乎忘記了呼吸,瞬間睜大驚訝的眼睛……

不過,我很快地就閉上了眼。

 

不想推開他,反而,我發現自己更深深埋進艾倫的懷裡──

我的思維變得有些模糊、困惑,

而且很奇怪地──

 

我的心裡似乎覺得很開心。

 

他的吻,就像是很習慣地那樣,

而我希望他給我更多,吻我更久──

 

(為什麼?為什麼這麼熟悉……)

 

(為什麼我沒有把他推開……)

 

我眼睛雖然閉著,可是在我腦海裡我清楚地看見了艾倫。

我不想抗拒,我甚至想要更多,我想要緊緊抱著你──

 

就在我那樣想的時候,我們的唇瓣分開了……

我慢慢地睜開雙眼,看著艾倫的臉龐,

離我好近好近──

 

他仍然皺著眉頭,緊盯著我看。

 

過了一會兒,他將臉埋進我的肩頭,輕嘆了口氣。

 

「妳為什麼不把我推開……」

 

(我不知道該怎麼回應,我不知道我在做什麼,或是我內心真正的感覺是什麼……)

 

「因為……」

 

正當我嘗試著想回應什麼──

 

(唔!!)

 

我腦海裡浮現了艾倫的模樣,堅定而溫暖地對我說──

 

『就讓我保護妳吧,妳什麼也不用擔心。』

 

『妳真的……』

 

(噢天啊,我一直……)

 

我的眼神四處游移,然後悄聲地開口……

 

「因為我愛你,艾倫……」

 

艾倫離開了我的肩頭,認真地看著我。

我們視線交會,我突然發現我的眼眶裡全都是淚水……

 

(我想起來了,我想起來我是多麼地愛你了──)

(我怎麼可以忘記……我怎麼可以忘記?)

(失去記憶的這段時間,我居然一直把你當作一個陌生人!)

 

我的淚水濕了整個臉龐,不停地流下來──

 

(我居然一直傷害着你……)

 

「對不起,艾倫……」

 

「艾娜……?」

 

艾倫的眼神充滿驚訝,他突然粗魯地拉我,抱住了我。

緊緊地,快令我窒息。

 

「笨蛋,妳知道我有多痛苦嗎?」

 

「對不起……」

 

我的聲音因為哭泣變得有些沙啞,還有點顫抖。

艾倫鬆開了他的懷抱,再度直直望向我。

 

「那都沒關係了。」

 

他靠近我,吻住了我的唇──

 

(噢,艾倫……)

 

 

我們一起走回了我的房間,艾倫關上身後的門。

他又再一次抱住了我,親我,

他的吻有些粗魯,充滿了激情──

 

我的背靠著門扉,渴望地回應他熱切的吻……

我不禁張開嘴喘息,艾倫的舌就這樣順勢地滑進我的唇瓣,

在我們舌尖交纏在一起的時候,我忍不住輕吟出聲──

 

從我們互相緊緊抱著,到深吻,彷彿是很短暫的永恆,

甚至在我們嘴唇分離的瞬間,我的心有些酸楚感……

 

艾倫低頭看著我,眼神裡閃爍著激情、渴望,

他的手臂在我的肩膀處滑動,

而我,很開心,自己能再次在他的懷裡──

 

毫無預警地,我突然被騰空抱起。

 

「艾倫!」

 

我在他懷裡無助地扭動,直到他將我拋在床上,他的身體隨之覆了上來。

 

「這是什麼表情?」

 

我理解了他的意思,我的臉頰現在紅得發燙!

 

「我、我只是想起了原本的記憶!」

 

(至少給我點時間,讓我喘口氣……)

 

「哦?如果妳已經想起來了,那妳也想起我們之間所有發生過、做過的事情了,對吧?」

 

「唔……」

我感覺自己臉紅到不行,

我的心裡知道艾倫指的是什麼──

 

艾倫看著我的反應,露出一抹壞笑,

然後傾身低頭在我的耳邊低語說著──

 

「我已經期待這個好一陣子了。」

 

艾倫含住了我的耳垂,輕輕地舔吮著,然後逐漸移動到我的鎖骨……

他的觸碰讓我的懷錶滑到一旁。

 

(唔!)

 

懷錶──

 

我突然想起來了!

我們訂了約定,我們約好的──!

 

「艾倫,我們的約定……」

 

我緩緩說著,而艾倫在我胸前抬起頭看我。

 

「我們可以在任何時候實現那個約定。」

「現在,我不想讓妳走,即使一秒都不行!」

 

他熱切的眼神攫獲了我的心。

 

他一次又一次地吻我……

房裡只剩下彼此接吻的激情聲響,

滿足了我心底的渴望──

 

(我也不想讓你走,我想確定自己再也不會忘記你──)

 

我們的身體在昏暗的房間裡交疊,充滿了激情,與渴求──

懷錶滴答滴答的聲響在房裡迴盪,似乎紀錄著我們彼此之間最幸福的時刻──

 

 

翻譯 By Ena

故事劇情來源:Midnight Cinderella

 

 

創作者介紹
Ena

愛到極致是放手。

E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茱莉S
  • 艾倫完食,感謝娜娜辛苦翻譯~~~\\\>ω<\\\
    我還是覺得里奧哥哥比較可憐啊~~>\\\<
  • 茱莉(撲抱
    我也覺得好像葛格的比較虐!!
    不過人家愛的是艾倫所以覺得艾倫的也好虐QQQ

    Ena 於 2016/03/16 21:10 回覆